首页 古典架空 旧神猎场

第四百七十七章 (施工中)

旧神猎场 星弧阵列 Jun 11, 2021 7:45:11 AM
    “是啊,怎么了?”
    林闲干脆坐到了赵无颜的床上,还能闻到被子上有一股沐浴露和牛奶的芬芳。
    “真羡慕,我也想看看自己穿婚纱的样子~”
    赵无颜喜笑颜开,但相对的是林闲并没有什么心情波动。
    “你的父亲很爱你,千万不要‘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故意让他痛苦。”没来由的,林闲突然冒了这么一句话。
    赵无颜的脸色,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她的双手按在大腿上,有些颤抖。
    “被我说中了么。”经历了猎场和噩梦历练的林闲,心境和故事中的自己截然不同。
    “听了刘复兴的故事后,我明白赵无颜主动告诉‘我’溺死案的真相,不是因为一时兴起,也不是所谓的良心发现、寻求救赎,而是……”
    林闲脸色冰冷:“她想看刘复兴绝望、痛苦的模样——倘若要品尝绝望,没有哪种痛苦比至亲之人的更美味了吧?刘复兴失去了妻子,把爱全部灌注给了女儿,但女儿却因为杀人罪入狱,这足以让刘复兴陷入最深的绝望。”
    “当时的刘复兴和我都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们都觉得这个女孩还留有人性、有良知,但只有与她打过很多次交道的现在的我,才能理解旧神的疯狂……”
    相顾无言,林闲看着慌乱的赵无颜,淡淡回话:“我该走了。”
    “嗯……嗯!”
    赵无颜定力还不够,她躲闪地看着林闲,觉得此时自己的老师大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话已至此,林闲并不想多说——或许他有“话疗”帮助赵无颜的能力,甚至告诉她旧神和幻梦境的本来面目,但这本毫无用处。
    “她只是记忆重现的画面而已——既然‘结果’已经是注定的,再怎么努力的‘过程’也只是满足虚荣心而已。”
    离开赵峰的家后,林闲回到了那个既温馨,又有点“可怕”的家。
    ……
    “亲爱的,你回来啦。”
    在餐桌上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林闲原本的担忧少了一些——千景并没有和他聊业务或者共同的记忆,而是全身心沉醉在明天婚纱照中。
    人的痛苦百般不同,但幸福却千篇一律:此刻,这对情侣一定正享受着与万千准夫妻相同的快乐。
    直到夜晚,林闲的心又提了起来。
    他来到寝室前,心中升起了诡异的想法。
    “如果我……那算不算是NTR?”
    不过,一想到白天在卧室里看见的香艳场景,林闲不由得仔细思考着这个想法的可行性。
    “亲爱的,在想什么呢?”
    就在这时,随着娇俏的声音,
    “呃,晚上了,当然要睡觉啦!”林闲差点魂都被挤扁了,可这事还没完:千景轻轻从他身后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呵气如兰。
    “那……今晚要一起吗?”
    “……”
    芬芳的气息让林闲有些遭不住,但他的精神力可是经过锤炼的,做个柳下惠完全没问题。
    “嘿嘿,开玩笑的啦。”
    没想到千景却推开了林闲,做了个“嘘”的手势:“再过几天就是婚礼了哦,要等到那一天啦。”
    千景毕竟是柳生家的大小姐,况且这个时间线里她和父亲并没有嫌隙,所以名字仍然是“柳生千景”——作为藩宗的大小姐,按照传统礼仪当然是要等到婚礼才能“行事”了。
    虽然想到了这里点,但林闲却感觉自己这样被挑逗有些失了面子,于是他撸起了袖子,吓唬说:“你再这样从背后偷袭,信不信我把你给办了?”
    “哦?来试试?”柳生千景笑着朝林闲招了招手,随后她就是一个垫步上前,飞速一个小擒拿加上过肩摔将他‘温柔’地扔到了大床上。
    “?”
    林闲陷入大床中之后,他还在震惊:她什么时候这么强了?不对,是我变弱了!
    ——在这段记忆中,林闲的身体维持着普通人的状态,但柳生千景在这个时间线也是从小练武的女强人,对付一个没锻炼过的医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好啦,如果你再不回宝宝房睡觉,我可就把你捆在地板上了。”
    柳生千景扶起林闲,然后把他推到了房门口。
    “好吧。”林闲看着她的脸,自己狠狠甩了甩头,试图清醒一些——这只是记忆中既定的“过程”,自己不应该过分沉溺在这温柔乡里了。
    谁知,柳生千景在离开前,又揽住了他的腰。
    “亲爱的,我们这辈子做夫妻,是缘分。”
    “下辈子,也一定要继续做夫妻哦~”
    ……
    林闲坐在宝宝房的临时床铺上,他看着贴满的儿童墙纸,和满地满柜的儿童玩具,心中的五味陈杂怎么也散不开。
    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永远留在这样的世界中。
    “可惜,这个世界的毁灭是注定的。”
    林闲绕着宝宝房走了一圈,他仿佛能看见未来的自己,和妻子柳生千景欢笑着谈论以后的宝宝名字,并细心挑选着奶粉、玩具和衣服的场面。
    随意捡起一件婴儿衣服,林闲又叹了一口气。
    “失去了这一切的‘我’,我是真的不敢想象,你崩溃瞬间的绝望……”
    夜不能寐。
    ……
    隔日,林闲与柳生千景一起去挑选婚纱并进行婚纱照的试镜。这对还没有谈过恋爱的林闲倒是开了眼界,提前体验了一番。
    至于柳生千景穿婚纱的样子嘛……
    看着男性工作人员那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模样,林闲不屑地哼了两声,然后他光明正大地瞟着她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部位……
    然而,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打断了林闲和柳生千景的甜蜜婚纱之旅。
    是赵峰。
    赵峰的声音分外焦急,甚至还能从电话里听到呼呼的风声,他似乎正在奔跑:“林闲,哈哈……呼……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不过这么晚了,无颜还没回家,你最近见过她吗?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吗?”
    “赵无颜?”
    听到这个名字,林闲就明白自己的“幸福过家家”要过去了,是时候寻找那些潜藏在幸福回忆下的黑暗了。
    “赵导,我马上过来!”
    仓促地订下婚纱后,林闲与柳生千景约下明日再来拍婚照,然后心急火燎地前往赵峰的公寓。
    “亲爱的,不要急,一路小心哦!”
    对于林闲的临时离开,柳生千景并没有埋怨,她看着那件选好的美丽婚纱,沉浸在了几日后穿上它走上红毯的美妙畅想之中。
    另一边,当林闲正想穿过公园前往公寓时,却看见了一条留言。
    “老师,我在你后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收藏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