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 2)

默默提着行李跟在三叔后头,刚走进院子,就瞄到大厅里攒动的人头,沈远在门口深吸口气,在三叔略有压迫感的注视下,脚步沉重地推开了半阖的门。

围着电视的几人瞬间回头,齐刷刷地看向沈远。

…………

电视已经被调成了静音,沈远端着茶杯坐在长茶几上背对电视,手边是一碟花生米,对面是一圈正在酝酿感情的亲戚们,没有一个人先开口说话,空气都快被众人间的尴尬凝固了。

三堂会审也不过如此了。

沈远放下已经凉透了的茶杯,迎着众人探究的眼神,鼓起勇气开口解释:“爸,妈,三叔三婶,大哥二哥,嫂子……”

“我在电话里就说了,我那天就是喝醉了,随口乱说的,你们也不用太……”

巴拉巴拉把之前打好的腹稿倒豆子似得一股脑吐出来,沈远喘着气又端起了茶杯狠狠灌了几口。

一片沉默。

已经年过五十的沈妈妈默默起身走去厨房,一会儿出来,左手一盘切好的酱牛肉,右手一盘饺子。

沈远赶紧起身接过来,脸上不自觉地笑开来,他连着做了这么久的车,一直没啥胃口,现在闻着味就饿了,果然还是家里的东西对胃啊。

酱牛肉应该是从县里的老王家买的,他家的酱牛肉一吃就和别家不同,没有那么重的调料味,外红里嫩,不干也不塞牙,好吃的很。

他们县上好多家卖酱牛肉的,单单这家最受欢迎,只有他家卖完了才能轮到别家。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去那里买上几斤,不早早去排队都买不上呢。

饺子一口一个的大小,边缘捏成花样,内馅是他最爱的牛肉粉条,肉馅放得十足十,蘸着香醋,一口下去唇齿留香。

沈远饿的狠了,只顾埋头猛吃,不到十分钟两个盘子都被他一扫而空。沈妈妈又断来一小碗紫菜酸汤,小虾米还在上头飘着,满口油腻,一碗酸汤下去,从胃舒服到牙龈。

沈远满足地打个饱嗝,这时才想起身前的几号还在等着审他的人来。

沈家大哥已经快奔四的人了,一向憨厚老实,此时盯着自家小弟,一脸愁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几番张口又偃旗息鼓,最终无奈地拍拍身旁的老二,示意他来。

二哥沈浩正抽着烟呢,被大力一拍,长长的烟灰啪嗒就全落在了腿上,烫的他哎呦一声,手忙脚乱地站起来乱拍一气。

“幺儿。”

正瞧着二哥偷乐的沈远一被点名,立刻坐直了身子,目光真诚地看向三叔。

三叔是他们一大家子最稳重的一个,也是最精明的一个。别看平日里对沈老爹言听计从,实则满肚子主意,连句硬话都不用说,就能让二叔和沈老爹这两个牛脾气的人不知不觉按他的话去做,沈远最怕的还是三叔。

三叔皱着眉剜了沈浩一眼,直到他讪讪地老实坐下,这才清了清嗓子,严肃道:“幺儿,几个孩子里,只有你考出去还留在了城里,你可是我们村里的独一道了。多少人都羡慕我们老沈家,村里的娃子都把你当榜样,这事你是知道的。”

沈远点点头。

三叔叹了口气,看着沈远的乖巧模样,严厉的语气也放柔了些:“这些天,你爹让二浩去找人问过了,也上网查过了,这事吧,也不能全怪你。人都说了,这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天生的,改不了……”

啪嗒——

沈老爹的旱烟袋一下下敲着手边的茶几,眼皮不抬,手上的青筋暴涨。

沈远的脸不自觉地随着声音一抽一抽。

“咳咳。”三叔拉长声音咳嗽起来,沈老爹手一顿,抿着嘴又收回了烟袋,头扭到一边,吧嗒吧嗒吐着烟圈。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