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第二天一大早,沈远就在鸡鸣声中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开,香甜的饭菜味就率先飘到了鼻尖。

抽抽鼻子,沈远翻身就下了床,简单洗漱一下,穿着裤衩背心就下了楼。

刚到一楼楼梯口,铁铲翻炒的碰撞声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跟坐在门口摘豆芽的大嫂打了个招呼,沈远往厨房一探头,就被忙活着的沈妈妈撵出去了。

蒸笼都在冒着热烟,沈远瞄到锅里是豆角。

客厅的时钟才走到六,不用上班,沈远趿拉着人字拖晃悠悠地往外走。

路过院里枝叶繁茂的葡萄架,沈远顿了顿脚,眼巴巴地抬头瞧了瞧嚣张地遮住了大半个天空的绿叶,半晌才重新抬起脚。

那个坑爹的空间,也就井水有点用了,他吭哧吭哧地灌进瓶子里带回来,都被老妈全洒给葡萄树了……真是便宜你了!

沈远家位置好,出了大门就是大路,进出也方便。现在时间还早,但农村人都勤快,这个点村里已经有了动静,沈远刚出门口,就碰到了熟人。

一挎着竹篮的中年妇女从路的另一头走来,远远瞧见沈远就打招呼:“幺儿?你啥时候回来的?”

“方婶,昨个夜里回来的,这不,正想去你家转转呢。”见到是方婶,沈远笑的甜腻。方婶是他家的老邻居了,沈远小时候没少得了方婶照顾,方婶喜欢他,做了点什么好吃的都往他手里塞,也是近几年大家齐齐搬家,两家才隔了开来,但是感情还是很好。

果然,方婶刚走到近前,抬手就从竹篮里摸出一把栗子塞给沈远,“快吃,刚出锅的,正热乎呢,这时候最好吃了。”

沈远也不跟她客气,笑嘻嘻地就接过来,嘴上还卖乖:“哎呀,方婶你带这么一篮子栗子,是要去哪里啊?要不,我送送你?”

“送什么啊,我跟你正哥昨个就说好了,他一会到路口那里接我。你刚回来还不知道呢吧?你红嫂上个月刚生,是个大胖小子呢,我这不是……”正喜气洋洋地说着,方婶突然顿住了。

“这不是什么?”沈远咳咳咋咋地掰着栗子,忙里偷闲地抬眼问。

“……这不是去瞧瞧她,不是,我是说我弄点好吃的去看看她。”

方婶有些尴尬地顺了顺耳边的碎发,竹篮从左手倒到右手,又换到左手,半晌才瞅着腮帮子鼓鼓的沈远,柔声道:“幺儿啊,你爹是个急性子,好在你妈是个明理的,咱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你只要不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就行……唉,我这说啥呢,真是的,你快回去别冻着了,我先走了啊。”

沈远:“……”

沈远低头瞧瞧自己光着的胳膊腿,深呼吸感受了一下初秋的凉意,啃着栗子又回了门里。

难怪他昨天总感觉忘记了点什么,欠揍的二浩子!

这个大嘴巴,连方婶都知道这事了,整个村子还有不知道的吗?!

“大嫂,见二哥了吗?”

“他去镇上了,二浩最近挺忙的。”大嫂手脚麻利地掐着豆芽,说没两句就开始赶他,“快去坐着,开饭了。”

两大瓷盆的豆芽都在水里泡着,沈远伸手撩撩,咋舌道:“这么多?吃得完吗?”

“当然吃的完了,给纺织厂送的,你大哥去地里捞花生去了,一会就得给人送去呢。”

“幺儿,快坐下吃饭,我去给你大哥送点。”沈妈妈听到沈远和大嫂的说话声,从厨房探出头来一瞧沈远立马不高兴了,“你怎么就穿这么点?今天还要下雨呢,快去加件衣服。”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