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 2)

和沈远想的差不多,沈老爹换了身衣服就坐在桌边沉着脸,想点烟斗又想起身边的大嫂正在怀孕,只得放下火柴摸着烟杆发呆。

沈妈妈给他和沈大庆盛了碗热汤,放在面前,劝他们先喝点。

沈大庆是个藏不住话的,和媳妇忐忑的眼神一对上,立刻把什么都抖出来了:“咱家今年收成不太好,一亩才四千斤,还没熟透……”

“苹果嘛,催熟就行了,没啥可担心的。”沈妈妈不以为意地接道。

“这个是好说,但是……刚才我接到大陈哥电话,”沈大庆一脸苦涩,低着头不敢去看大嫂,声音闷闷的,“他说他,他不来收了,让我自己想办法。”

“他这是什么意思?!”大嫂啪嗒放下筷子,脸色惊慌,抓住沈大庆的胳膊,“他不过来是吗?那我们租个车子送过去,我陪你去,咱们路……”

沈大庆:“……”

“老大媳妇啊,他这意思就是苹果不要了啊。”沈老爹摸着烟杆,声音干涩莫名。

“不要了……?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沈大嫂声音哆嗦着,眼神死死地盯着沈大庆。

怎么可以不要了?他们这边但凡种苹果的都种红皮的,就他们家按照大陈哥的意思,种的本地青苹果,如果大陈哥不要,他们这四亩地上万斤的苹果要怎么办?!

“大陈哥也是没办法,我再去镇上问问,看看别家都怎么卖的,我们可以……”

“可以什么?!”沈大嫂哆嗦着嘴巴,声音都打颤,“沈大庆!让你种红皮的,你非要种绿的!人家能卖出去,你那些能一样吗?!”

大陈哥虽说也是县里的人,但到底不是一个村的,沈大庆怎么就那么信他?让他提前签个合同也不听!沈大嫂越想越恼,眼珠子都快要喷出火来。如果苹果烂在了手里,这大半年算是全白搭了!树苗,农药……都是钱啊!而且还占用了沈家二老的地,沈老爹和二浩子也下地帮了不少,如果真是白忙一场,他们在这沈家都要待不下去了!

就算沈家老少不计较,她和大庆也没脸啊!再说这以后呢?孩子都快生了,大庆手里的钱都砸这些树上了……

沈大庆张了几次嘴,最后又颓然地低下头来。

沈妈妈看看沈大嫂的脸色,伸手在沈老爹腿上拍拍,压下他要说的话,不动声色地继续吃自己的饭。大儿子向来是个木头疙瘩,几次做买卖都赔了个底掉,合该有这么一次了,再憋下去,大媳妇只怕要憋出心病来,让她发发火也是应该的。

“不能一次出货,咱们可以分开来卖啊,大嫂先别急。”

大嫂猛地回头,巴巴地看着沈远:“老幺,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你跟大嫂说说吧,咱不求别的,能不赔太狠就成。”

孩子都快出来了,能讨回一点本钱换奶粉就成,反正她也没指望这次能成事。

沈妈妈嗖地抬头,定定地看着沈远,嘴巴动动又低下头去。

沈远毫无所觉,利索地把二浩子给卖了出去:“大嫂,这本地苹果在咱这销量不成,但是隔壁几个县呢?咱家二哥在县里好歹也混了这么些年了,让他出去打听一下又不费事。”

大嫂闻言却有些犹豫了,瞄瞄大庆,又看看沈妈妈,最后又看向沈远,不确定地问道:“你今天去县里,你二哥是不是很忙?再说,他也不是干这行的,这不是,不是为难他吗?”

万一不成,到时候两兄弟之间再有了疙瘩,倒是不好了。

沈远倒是爽快:“大嫂说的哪里话?他能忙什么?这事啊,又不是让他去张罗着卖,就是让他打听一下,费点功夫的事,放心吧,回头我跟他打个电话就是了。”

沈大嫂犹豫一会,到底也是答应了。

因着这事,一家人吃饭都安安静静的。

吃完饭,沈远就被沈妈妈拉着进了房间。

不等沈远发问,沈妈妈就率先开了口:“幺儿,不是妈说你,你在城里这些年了,怎么办事还这么直肠直肚的,别跟你大哥学啊。”

“恩?妈你说什么呢?”沈远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还能说什么,你大哥那事呗。”沈妈妈白他一眼,责怪他明知故问,而后又幽幽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幺儿,不是妈想得多。你大哥这些年干什么赔什么,你大嫂是脾气好才忍着,之前还好说,现下你大嫂肚子里可是有人了,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当妈的啊,都是先顾孩子的,你大哥这次……总之他的事,有我和你爹帮衬着就行了,你和老二就别参和了,你是好心,但这万一开了口又帮不上忙,只能落得个里外不是人。这事回头我跟你大嫂再说说,你以后就当没这事就行了。”

沈远乐了:“妈,你这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咱家大嫂哪是那种人?再说了,你儿子你还不知道,没点底,我这能随便张嘴吗?”

“你真能帮上忙?”沈妈妈不怎么相信地瞅着他。

“当然能啦,放心啊。”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