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半年的时间,足够沈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也许是银行存款清零带来的危机感,也许是半年来的风调雨顺天下太平……总之,他像突然抹去了眼前的层层雾霭,猛然间从不知打哪里冒出来的‘末日启示’中清醒了过来。

空间的出现未必就一定是末世降临的预兆,更何况……这个空间哪里牛逼高大上了?一看就是个劣质版!

他恶补了这么多小说,人家的空间不是有灵泉能洗精伐髓,就是藏了什么修真秘籍,他这个,啊呸!一堆杂草,一个快发霉倒塌的破屋子,井里是有水,喝了不能拉肚子也没黑灰浮出来,除了让他几天内摘了近视镜以外,真的屁用都没有!

回首自己半年来的愚蠢行为,沈远恨不得去撞墙!彻头彻尾自导自演的独角戏,简直不能更蠢了!

对自己愚蠢行为的极致厌恶,导致他对这个罪魁祸首的空间也不待见起来。气恼地就要去拔草泄愤,然而……无论他怎么集中精神,始终都没有一根草消失过,该死的空间!

折腾到自己连怒气都没了之后,沈远就把之前屯下的塑料瓶全装满井水——感谢上苍,最起码井水是可以拿出来的——连夜就坐车带回了家。

不能洗髓伐骨,起码能治疗近视啊,说不定对老花眼也有点用,是吧?

……最后,他家院子里的葡萄树倒是越长越精神了,结出来的葡萄各个水灵灵的,个大饱满,皮薄肉厚,一口下去汁水酸甜。

沈妈妈弯着眼角,笑的得意:“早就听说,这种庙里的水喂花草最好,还能镇镇宅子,这水真灵,瞧着咱家葡萄就是不一样!”

…………

想着今早出门前,自家院子里繁茂得让人心酸的葡萄树,沈远心累地大口灌水。

算了,反正最后葡萄也是要进他们肚子里的。

沈远明显神游天际的表情让周毅眯了眯眼,再接再厉道:“沈老板?沈经理?不赏脸来一杯吗?”

臭小子,越大越不讨喜!自己的手都举半天了,连个眼角都不抬,什么德行!

不知道在想什么美女呢吧?周毅撇着嘴,一脸鄙夷。出息!

老板个屁!

他辞掉没啥前途的工作,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租了个门面,倒腾着终于甩掉了手里没地方又怕过期的部分‘物资’。这个所谓的老板生涯只持续了两个月就结束了,之后又碾转找个几份工作,最后这个最靠谱,短短两年就让他爬上了经理的位置。

当然,现在也没了。

沈远啪嗒放下水杯,拿起筷子曼斯条理地夹竹笋,继续无视*。

对付周毅这种不屈不挠脸皮厚如钟的人,要与时俱进。比如小时候可以直接上拳头,现在大家都是体面人了,自然是体面着来。你不是嘴贱爱找茬吗?老子偏不搭理你,憋死你!

任周毅说破嘴皮子,各种激将挑衅轮着来,沈远愣是目不斜视地吃自己的,仿佛自己突然失明失聪了一样,到饭局结束都没赏周毅一个字,可把他憋得!

笑容可掬地目送两人走远,沈远别提多开心了,大获全胜啊!

“唉?你不跟我走啊?”坐上车后,等半天没等到沈远上来,反而从后视镜看到人背影,沈浩赶紧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疑惑地问道。

“我跟你走哪去?又想找我帮着干活啊?给钱了没?”

沈远压根不跟他客气,嘴皮子上下一碰就能说红二浩子的老脸,然后潇洒转身溜达着走了。

到傍晚时候,果然就跟大嫂说的一样,哩哩啦啦地就下起了雨,沈远倒也醒觉,赶紧找辆车就往杨家村赶。总算是在大雨到之前,堪堪走进家门。

“幺儿,快,上去换身衣裳,别感冒了。”

刚走进大门,就被沈妈妈拖着往里走。客厅里没人,往厨房里一探头,大嫂在里头做饭呢。

等沈远冲完澡从楼上下来,饭已经上桌了。

五菜一汤,还有自家手工做的馒头,倒也算丰盛了。只是人还没到齐,五双筷子,三个人。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