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沈妈妈从厨房出来就听到沈远的话,眼都竖起来了。一嗓子吼得沈家人都跑出来了,齐刷刷顺着沈妈妈的视线看向沈远,一脸莫名。

沈远笑嘻嘻地起身从沈妈妈手中接过盘子,唔,凉拌茄子,他喜欢。

“沈大姐,你先坐下,别激动啊。”张山镇看情况不对,立马出来打圆场,伸手从隔壁抽出条板凳递过去,嘴上替沈远说好话,“咱这老幺你还担心个啥?他有什么打算,咱先听听再说吧。”

周围人都是有眼色的,有人出头就都跟着起哄,把沈远吹的那叫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直把沈妈妈说的一阵晕乎,刚起来的气也不知去哪里了。

沈老爹也从屋里出来了,看到这阵仗直接蒙圈了,捏着烟袋被张山镇拉着坐下。

等周围人都说的差不多了,沈远终于找到机会开口:“妈,你先别急啊。反正我要在家呆一阵子,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做不挺好?不成再回去上班就是了呗。”

这事倒是从村头到村尾都人尽皆知了,此话一出,周围静悄悄的,没人敢搭腔了,都尴尬地低头数蚂蚁,张山镇想说点啥缓和一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地拍拍沈远的肩头权当安慰了。

沈远也没有什么避讳的意思,大概是理直气也壮,还得多谢二浩子不是?沈远意味深长地看向缩在沈妈妈身后的二浩子。

这老小子,一说到吃的,跑得比兔子都快,都赶在他前头到家了。

二浩子干笑一声:“挺好,挺好。”

“有你什么事?”沈老爹一脚就蹬了过去。

沈大庆赶紧把二浩子往一边拉,用眼神示意他闭嘴。二浩子委委屈屈地蹲到一边,眨巴着眼看沈远,意思明明白白,不是哥不仗义,是无能无力啊。

“妈,我这两天在县城转了圈,咱心里有数着呢。”沈远笑眯眯地扭头看向沈妈妈,这才是家里真正能做主的人物啊。

沈妈妈却没他这么开心,有些忧愁地皱紧了眉头。她是想着把儿子从城里弄回来改改一身被带坏的风气,但是……老幺多出息一人啊,干啥都能干出头来,她倒是不担心儿子会把自己折腾没了什么的,但儿子好不容易在城里混出个人模人样来,万一被她弄得回乡扎了根可怎么好?

但若是现在让儿子回去,她更不放心了。二浩子说了,城里这种喜欢男人的人都很乱,他家老幺被带坏了怎么办?

想了又想,沈妈妈也没什么好主意,眼巴巴地看向沈老爹。

沈老爹倒没她这么多心思,终于能做次老幺的主了,立马腰杆也硬起来,板着脸看沈远,语重心长道:“你也长大了,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想做什么就放开了手去做,别瞻前顾后没个主心骨。”

“哎,我晓得了。”

沈远眉眼都弯起来,这次是真的开心。他家老爹就是个闷葫芦,他都回来两天了,这还是第一次跟他说话。他心里一直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说话也有了底气,直接把自己这些日子的想法都跟老爹透了个底:“爹,我不是还有两亩地吗?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想着种点什么,县里……”

“咳咳咳咳……”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