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 2)

“这倒是也不贵……”

沈大嫂有些眼馋地看着本子上的表格,其实她也看不太懂,但是人家解释的清楚啊,她仿佛能透过那小小的棕皮小本看到一亩亩白菜价的良田了。

“沈家大嫂,不是我说,这年头啊,都没人种地了。你们要是想用地的话,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多少户人家在我这报备过了,只要交了钱,我这跟着你们下地转一圈,条子一写,这事啊,耽误不了半天也就定下了。”

大队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中年妇女在,一个是他们杨家村的,一个沈远看着眼生,大概是邻村的,正喝着茶看报纸。大队管着县区周郊的几个村、庄,所有的田地都归他们调配,杨家村的那位也是老熟人了,看到沈大嫂和沈远进来就热情地招呼他们,一问是要看地的,就从身后的玻璃柜里搬出了一摞的账本。

都是老手了,电脑也不用看,上来就把杨家村的情况给他们说道清楚了。

李大婶是村头李家的,算是沈家的远邻,看着沈大嫂以为是她要租地,本子往她面前一甩,啪啪啪把底都透给她。

反正她吃的工资是大队发下来的,这租聘之间没她什么油水可捞,

李大婶唰唰翻了几页,指着上头,思量着说给沈大嫂听:“沈家的,你看看这个,离你家地也近点,就是中间隔着一亩张家老二的地……东边吧,东边这里也是荒地,你看怎么样?不需要离你们地界近的话,那就这一块,连着三亩的两亩的都有,地也不算荒的厉害,挺不错的,要不,婶子带你去看看?”

沈大嫂眼珠子还黏在本子上,嘴巴却问着沈远:“幺儿,你看看怎么样?”

李大婶惊奇地看向沈远:“老幺,是你要地?你要来干啥?”

“养养花,种种草呗。”沈远不紧不慢地翻看着手中的账本。

“你啊,就是喜欢逗闷子。”李大婶噗嗤一口笑了出来,“养花种草是吧?那就村西边那头的羊头山呗,现成的花草,都不用你养了。”

“那感情好啊,多省事!”沈远点头,“还有树呢,对吧?”

“得嘞,咱直接去瞅瞅吧。”

沈大嫂:“……”

“……你说真的?”李大婶愕然了。

“当然了,我记得羊头山上以前还有座荒废的大宅子呢,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沈远自言自语地叨叨着,放下手里的账本就往外走。

沈大嫂恋恋不舍地也把目光从摊开的账本上移开,挽上李大婶的胳膊,拖着她往外走,边走边小声解释道:“婶,老幺想在家的这段时间干点啥,你就别担心了,他也不是小孩子了。”

其实,在她心中,老幺可比沈大庆可靠多了。这三兄弟,真是一人一个性子,唉。

羊头山顾名思义,整个羊头一样,两头高,中间反而低了点。占地倒也不大,常年荒芜没有人烟,杂草树木都快把山给淹没了,从山脚下走上去没几分钟,就看不到自己腿在哪里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