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1 / 2)

沈家的炒羊奶是在杨家村出了名的,过年过节村里聚会的时候,都是沈家必不可少的重头菜之一。不少人想偷师,但是回家做出来的怎么都不是这个味,沈妈妈最得意的也是这道菜,当中的巧妙那是谁也不肯教的,也甚少做,时间长了便成了稀罕菜,轻易不肯示人。

昨个村里头聚会都没上桌,今天沈妈妈倒是做了出来,沈大庆也不由地看着沈妈妈犯嘀咕。

这可怨不得沈妈妈,昨个她一大早就去杨明叔那买羊奶,但奈何羊奶这东西平常也没人要,能买着新鲜的也实在不易,不新鲜的做出来也不得味。今天沈大嫂能带回来也是沾了昨天的光,杨明叔实在,昨天沈妈妈这么一问,今天就帮着弄回来一小罐子,统共就做出来两盘子,家里沈老爹都没分着。

这一帮人中,李亚军和李立强都和沈家三兄弟相熟,自是知道其中巧妙,菜一端出来,立马随意擦擦手,闷不吭声磕开酒瓶抓在手中,筷子甩的飞快,全冲着两盘爆炒羊奶去了。

其他几个人还懵然不知地跟沈妈妈沈大嫂客气着,沈远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打的算盘,当下心中不齿。李立强连自家亲弟弟都不知道让让,也真是够了,标准的吃货一枚六亲不认啊。跟这种人是没得客气的,再不行动就迟了!

沈远手一伸,就把筷子□□两人中间,也冲着羊奶去了。这道羊奶说起来也不复杂,但旁的地方买不着,自家老妈也极少做,他可是小两年没回来过了,这还是他这次回来头一遭吃上,他也是馋的紧呢。

三个人闷不吭声地吃独食,旁边几人都热热闹闹地喝酒聊天,谁也没往这两盘一看就够呛口的菜上多留意。沈大庆不好口腹之欲,但是看了看身边的沈大嫂,也拿着筷子夹了几嘬放到空碗里递过去。

白色瓷碗中焦黄飘香的羊奶片递到眼前,沈大嫂一愣,脸颊瞬间红润起来,爽快地接过来就吃。这东西有些辣,但沈大庆细心地没把辣椒混进来,就着沈妈妈摊的鸡蛋饼子,倒也很是开胃,沈大嫂不是个不能吃辣的,当下几口就下了肚,沈大庆看着高兴,也端着碗加入了抢菜的行列。

周毅本来也是跟身边几人在谈笑风生吹酒瓶子,聊着聊着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眼珠子一转悠,立马察觉到了凑在另一边几人的不对劲——这边厢凉拌黄瓜、花生米、几样热炒齐全,怎的那几人都挤在一起紧着两盘子菜抢?

周毅的脑子还没思索出个头尾,身体就自作主张地凑了过去,手一伸也要加入战局。

啪嗒——

在半空中交汇的筷子发出轻轻撞击声,周毅手一抖,刚看上的一块黄色不知什么玩意就跌回了盘子里,一抬眼皮,沈远正望过来,从脸颊一路晕红的色泽蔓延到了眼角眉梢,绯色一片,辣的。

周毅涌到嘴边的话不知为何噎了一下。

沈远可没他这么多心思,侧头瞪了他一眼,顾不得怄气,筷子飞起地又加入了抢菜的行列。

嘴巴都辣肿了,还吃!

周毅鄙夷地用鼻孔喷气,眼明手快地把筷子□□去,迅速捞出两块带辣椒的羊奶,得意地往嘴里一扔。霍!真辣!

甫一入口,辣味沾到舌头便直窜脑门,牙齿咬下去之后,触感绵软,却又有醇厚浓郁的淡淡奶香气散开来,还未来得及觉得诡异,舌尖就有酱料香料的味道混杂入内,一瞬间就冲淡了绵软的奶香气,最后又是辣椒的味道占据主峰。

难怪这几人死死盯着两盘菜,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周毅瞬间就明白了几人打算吃独食的心思,饱含着愤慨鄙夷地冷哼一声,也咂巴着嘴挤到几人中间。

山脚下是最难收拾的部分,灌木丛生,枝叶上都是细细绒绒的小刺,戴着手套都得看准位置才能下手。而从半山腰开始,遮掩石阶的杂草就几乎没了灌木的踪影,多是些柔韧的细长草叶,也不怕扎手,随意抓住上端一拢,一镰刀下去就削平了。

这活越干越轻松,越往上越简单,几人吃完饭提着镰刀,太阳还悠闲地挂在天边,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大宅子的门口。

羊头山顶,两头高中间低,大宅子正好卡在中间洼地,几株粗壮树根突出地面的老树围在四周,杂草灌木沿着墙边扎根,门口石阶上落叶苔藓成撮,阳光被屋檐遮蔽,幽暗阴森。

李亚军自诩大胆,也止不住犹豫了脚步,看着黑金斑驳的大门问沈远:“这房子,你是准备怎么办?拆了还是重建?”

沈妈妈和沈大嫂都回去了,沈远也没什么可顾忌的,坦率地承认:“收拾一下接着住呗,里面还挺好看的,格局也不错。”

李亚军:“……”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扭头看向沈远,跟看神经病一样。

沈远毫不在意地抬脚往里走,轻轻推开门中门,一副主人家姿态,半弯着腰装模作样地邀请众人:“请呗各位。”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