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 / 2)

第二天天都没亮,沈远就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被硬拽出来塞到车里,晕乎乎地在车上迷瞪了一阵,又被拉着从车里拽出来,初秋凉凉的风劲还挺大,从衣服缝隙中蹿进来,沈远一个激灵,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们下车的地方在纺织厂外头,沈浩正跟值班室的人说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就走了回来。

“车子不能进去,咱走吧。”

管理还挺严格的,天边依旧高挂着星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荒凉,除了眼前这个长长铁栏杆自动门后的纺织厂外,周遭都是石块房梁堆积的空地。这里已经被列入了开发范围,房屋都已经被推倒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动工,也不知道这里准备建些什么。

身后是高速公路,往东直走几里地就是x市,往西是火车站,也得十几分钟的车程,越过高速公路,隔着两道街,就是二中了。

天还早着,要是晚一两个小时,这一带就有不少晨运的人出现。

等沈浩停好车,沈远他们就从栏杆旁的窄道里走了进去。

纺织厂占地上百亩,一栋栋独立的大厂房都是两层高,厂房外头还有几条绿化带,偶尔几辆私家车停放在那里。

他们来的正是时候,成串的人群三三两两端着饭盒,都往一个地方走去,三人也默默跟在后头。

在一栋看着有些破旧的两层楼前,大开的铁门处人来人往,还未走近,就闻到了饭菜香气。

“人还挺多啊。”二浩探着头,装作不在意地四下打量着身边走过人群的饭盒,大多铝制饭缸子里都是盛的稀饭,另一只手上的盒盖子上都是放的包子馒头。

他小声地凑到沈远耳边嘀咕:“这些东西都不难,咱嫂子手艺肯定没问题啊。”

“先进去看看。”沈大嫂也听到了他的话,也没多说什么,抬脚就往食堂走去。

食堂少说也占地三百平,十几趟对排的餐桌列队整齐,坐的人倒是不多,正对大门最里面一列六个透明窗口,现在只有两个窗口有人,工人都很有秩序地在排队。在左侧窗口买了饭后,再挪到另一个窗口买点包子馒头之类,也不坐下吃,大多直接端着饭盒就从出去了。

排队的速度很快,二浩往前凑了凑,回来说是刷的饭卡。原本想买一份试试味道的沈大嫂,也只得放弃了这个念头。

空着的位置很多,沈远他们就随意挑了个位置坐下来,等了差不多小半个小时,人流就渐渐退去,他们对视一眼,起身从大门出去,绕了一圈,在后头摸到了半开的小铁门进去。

迎面就是两大盆盛放的白菜,已经剥去了外面一层,只余白嫩嫩的圆头,应该是用水清洗过,看着水灵灵的,两列大铁架子,上面挂着洗过的海带,正在阴干,一股淡淡的腥味,小小不到十平的地方,只有正中一道只容一人通过的空地,其余地面都扔着还带泥土的新鲜土豆。

往上一个台阶,进去是一个横着的长廊,现在光线很暗,还开着白炽灯,地上依旧是一盆盆的青菜圆葱之类,走廊不过两步宽,对面就是厨房了,里面还有人在走动。

正抱着箩筐走动的男人看到走进来的沈远等人,愣了一下,然后放下箩筐,笑着问道:“沈浩?”

二浩哎了一声,咧着嘴上前,自来熟地伸手就握住了男人的手上下晃了晃,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笑道:“哎,二哥,你这算是忙完了?”

男人看着不过三十多岁,许是少年白,鬓角左侧隐隐的发白,被沈浩的自来熟搞的又是一愣,然后也跟着咧嘴:“忙完了,把这些收了就行,你们先坐一会啊。”

“那哪能啊!”沈浩把对方要抽回去的手紧了紧,爽快道,“嫂子你坐会,我和老幺帮着二哥收拾收拾。”

“别别,你们都坐吧,没多少东西。”男人不好意思地推却。

沈浩拉着人胳膊就往门边走:“二哥你客气啥啊,走走,多个人多双手,这也快点不是?”

“……那边是厕所。”

“…………”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