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 / 2)

沈家人全体出动,紧张兮兮地准备了两天,大姑娘上嫁轿总是要出门的。

到了约定的日子,沈远三兄弟都出动了,沈妈妈不放心也跟着去了。大早上乌漆麻黑的就起床,一路疾驰,到纺织厂的时候还是静悄悄的,几栋厂房还亮着通亮的灯火,外面也没什么人走动,因为提前打好了招呼,这次门外也没有拦下他们,只扫了一眼就让他们过了。

拿着陈二哥给的钥匙,从后门进去,走廊还是黑的。许是为了方便他们走动,上次来时见到的满地食材都被堆到了角落,外间的灯也亮着。

“你们来了?”

沈远三兄弟正忙着从车上卸饭桶,冷不丁一声从身后传过来,回头一看原来是陈二哥正揉着眼站在门口。

大概是刚醒,陈二哥身上只穿着背心裤衩,正巧一阵凉风吹过,哆哆嗦嗦地抖了抖肩头,笑看着他们道:“六点才开始呢,你们这也太早了吧。”

“差不多了,准备准备也就到点了。”

“这是沈大哥吧?哎,拉了多少东西啊这是?”陈二哥看了看沈大庆,刚想哈拉哈拉,不小心顺便扫到他们的车,眼都直了,啧啧有声地上前来。

“这车可以吧?新买的,就为了早晨这趟,眼光不错吧?能装又禁操。”二浩子得意地抬抬下巴,惹来沈远不轻不重地一戳,立马脸就歪了,嘶嘶地倒抽凉气。

这话说的太糙,但也说的实在。

小型货车身前方只能坐两个人,后面掀开黑色雨布,下面是四个腰高的铝制饭桶和箩筐装着的包子馒头煎饼,车盘高载重多,确实禁得住折腾。

车是沈远和二浩子一起买的,车钱是沈大庆和沈远出的,二浩子倒是想帮着垫付,奈何他兜里本来就没啥钱,友情赞助了二十块被众人同情地推拒后,只帮忙砍了砍价。沈远嘴皮子利索,二浩子脸皮也够厚,小三万就拿下了,还顺便捎带辆小三轮,两人牵着车走的时候,老板的脸都是绿的。

他们来的早,拉着陈二哥把带来的东西都看看尝了尝,东拉西扯一阵才真正开始营业。

沈大嫂从早上送走了他们就没再睡,一直呆在客厅忙着针线活,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只要有车鸣轰隆声就急急忙忙地往外瞧,等太阳从屋檐边探出了头,她才等到沈远他们回来。

“怎么样?东西都卖完了没?剩下多少?陈二哥怎么说的?”

沈远刚推开客厅的窗纱门,就看到沈大嫂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急急追问道。

“我和你的手艺能差的了吗?放心吧秀姐儿,大庆和二浩在院子里搬东西呢。”沈妈妈一脸喜色地上前拉着沈大嫂的手,扯着她坐下。

“是啊嫂子,陈二哥也说咱是开门红。饭都卖完了,就剩些白馒头了,下次可以少做点馒头,我看扫帚苗子煎饼卖的挺好,这个得多做些了。”

为这个沈妈一路上可没少夸他,说什么吃货的嘴巴最管用。可不是嘛,卖最快的就是煎饼了,来的晚些的都买不着一脸可惜呢。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