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1 / 2)

然后,沈远的腿就真的断了。

下手的人却不是怒发冲天的沈妈妈,而是……

沈远半靠在病床上,鼻尖挥之不去的消毒水让他觉着脑子有点缺氧,不然他为什么就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吊着腿躺在这里?!

偌大的病房冷冷清清,除了沈远以外连个人影都没有,哦,错了,还有个不是人的家伙在。

隔着过道,对面的男人毫无廉耻地坐在另一张病床上,嘴巴咔咔嚓嚓地嚼着苹果,毫无负担地跟沈远大眼瞪小眼。

得有多无耻才能这么坦然!

“幺儿!”

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人‘深情’的对视,沈远转转已经僵硬了的脖子,沈妈妈和沈大嫂等人已经来到了他床前,大惊失色地齐齐往他已经打上厚厚石膏的腿上看去。

“妈,我没事,别……”沈远勉强牵动嘴角给了个不太真诚的微笑,下一刻再次被狠狠打击了。

“都说那宅子邪乎了,你非要上赶着去住,看吧!这就是下场!”沈妈妈皱着眉忧心忡忡道。这还没住进去只是说说呢就断了腿,要是真的搬了进去,只怕是连收尸都来不及了!

“你撞邪了?”咔咔咔啃着苹果的周毅一愣,恍然道,“难怪呢,我说你好好的非往我摩托车下钻什么!”

“你他……”沈远猛吸一口气,硬生生压下快要满泻而出的怒火,冷笑道,“听说撞邪的人发狂也是正常,指不定下一秒会干什么呢,对吧?”

被冷飕飕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周毅瞬间回想起以往拳来腿往的日子,撇撇嘴肉疼地垂眼继续啃苹果。

沈妈妈也跟着沈远看向了对面,孤零零地坐在对面啃苹果的周毅怎么看怎么违和,不由地狐疑道:“怎么回事?真的中邪了?”

沈大嫂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捉紧了沈远的胳膊,却不小心把指甲戳进了肉里,逼得沈远一声惨叫差点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

“看着不像啊,还知道疼呢。”沈大庆看着手忙脚乱的几人,喃喃自语道。他在果园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地跑过来,不过二浩子说的‘出事’,是指的腿还是……

正想着呢,二浩就推开病房门,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上前直接挤开沈妈妈,迭声问道:“怎么回事?啊?李亚军给我打电话说你出事了,你出啥事了?我刚在二中那呢,一接到电话就往这赶,正好碰上学校放学,车都开不出来,可把我急……”

“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沈远毫不领情地一把拍开在身上摸来摸去的爪子,嫌弃地冲着自己高高吊着的腿抬抬下巴,“那么粗壮的腿你看不到?还问!”

“你怎么搞的?好好的怎么摔成这样了?!”二浩显然跟沈妈妈想到一起去了,犹犹豫豫地凑近点小声道,“该不是那宅子……”

看着沈妈妈等人心有戚戚的模样,沈远忍不住了,唰地抬起手指向还在咔咔咔装路人的家伙,怒道:“我得从多高的地方摔下来才能摔成这样?凶手就在那坐着呢,还啃了我仨苹果!你们非栽赃我的宅子是几个意思?!”

一语惊醒梦中人!

众人齐齐回头。

“……苹果是李亚军买的。”而且是我出的钱!零钱还没找给我呢……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