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1 / 2)

宅子东西两院的庭院中已经栽上了花苗,正值金秋,花苗生长的速度也很喜人,短短几日的时间已经生了新的嫩芽,张叔的意思是暂时不要移动,以防脆弱的花苗活不成。从走廊两道上空起棚架也不太适合,最后两人商定还是把花房设在两院后门处。

另起花房就得重新再栽些苗子,好在秋播还掉在车尾,倒也不算太晚,当天沈远就给上次定花苗的商家去了电话,天擦黑就加急送了来,沈远腿脚不方便,好在张家父子都在,还有个便宜劳动力周毅,再加上沈大庆也回了家,几个忙活到天黑透终于把花苗都埋到了土里。

沈远这次又故意落在了最后,手指向下偷偷给花苗洒井水。这个坑爹的空间唯一好用的就是那口井水了,不光对治疗近视有用,花花草草的也最喜欢,之前栽下的苗子长势让今天来送货的工人都赞叹了一下,仿佛预订的花苗能存活一半就算不得了的言下之意让沈远无语凝噎。

张老爹临走的时候跟沈远嘀嘀咕咕一阵,直到周毅不耐烦地过来打断问能不能先走,沈远才意犹未尽地跟张老爹告别。

下山的时候倒是用不着周毅了,黑着脸的周毅在沈远身前蹲下|身,过了好久背上都没有重量靠上来,狐疑地回头,沈远已经趴在沈大庆的背上嘻嘻哈哈地跟张峰闹着呢。

直到下了山,沈远都没有再为难周毅的意思,在周毅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一起回沈家的时候,大方地直接挥手让走人。施恩般的德行毫无疑问地再次引起周毅的不满,怒气冲冲地就开车走了。

沈远却连眼角都没扫他一眼。

回到家,沈远就被沈妈妈教训了一顿。

“你差不多就得了,好好一孩子被你当奴隶使唤整天了,连顿饭都不让人好好吃。”看到回家的人里没有周毅的影子,沈妈妈抬手就糊了沈远后脑勺一把。

沈远硬受了一巴掌,哀哀叫着一屁股坐到了饭桌前,撇嘴道:“他自己说要负责的,他姐又主动找我说,我这是盛情难却!瞧您把我说得跟周扒皮似的。顺便说明一下,不是我不让他回来吃饭,是他着急要走的,难道我还能扯着他来啊?”

周毅那小子不咋样,他姐姐倒是十几年如一日,还是这么温柔体贴。唉,摊上这么个弟弟,娟姐真是命中带衰,可惜了。

洗完手出来的沈大庆看了看又要斗起来的两母子,头疼地劝道:“你们先吃饭行不?菜都要凉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沈妈妈眼一斜,火力瞬间转移,“你不老老实实去果园,跟着二浩在县里折腾什么呢?你来之前不是跟二浩在一起嘛?老幺这边要帮忙,他怎么没跟着过来?”

沈大庆无力地扶额道:“我今早出去的时候跟您说过了,二浩的五金店要清盘,我去帮了把手。二浩找到了个接手的,他店里的东西一起转手,估摸着现在还在跟人磨着呢吧,来不了。”

“这种事情你又帮不上忙,跟着瞎凑什么热闹?”沈妈妈不以为然道,“先顾好你自己的果园吧。”

“顾不了了。”沈远咽下口汤水,凉凉地开口,“下午跟砖厂打了电话,明早八点就送来,张叔找的工人明个上山,水电也准备在这两天弄完。我现在这模样,上山下山都得要人帮忙,监工什么的是不行了,大哥,果园的事情先搁两天吧。”

“那大庆你就先别忙果园的事了,反正搁两天也不碍事。”沈大嫂果断做主,也不给沈大庆接口的机会,扭头神秘兮兮地笑着看向沈妈妈,说道,“妈,今天厂子给结账了。”

“这么快?”沈妈妈扳着手指头开始算,疑惑道,“这才十天?”

沈大嫂点头,道:“中午的时候,陈二哥打来电话让我去厂子一趟不是?本来我也以为是一个月一结账,纺织厂的规矩是十天一结。妈,你猜猜有多少?”

这还用猜?沈妈妈看着沈大嫂易于面上的喜色,佯怒道:“还跟妈玩这一套,还小啊?说吧,多少?”

沈大庆和沈远也好奇地停下筷子看过去,只有沈老爹还老神在在地喝着小酒。

沈大嫂得意地从上衣的兜里掏出皮夹,往沈大庆面前一放,笑道:“你来说。”

沈大庆顺手拿走,嘀嘀咕咕地念:“这还有什么可神秘的,直接说……”

“两千!”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