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1 / 2)

砰砰砰的敲门声还在肆意地叫嚣,沈远泄气地扒下脑门上的枕头,一扭头,透过没拉上帘子的窗外,幽暗的光线无遮无拦地闯入眼帘。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在天不亮的时候被强制吵醒了,沈远早已放弃了去看时间,反正只要大哥前脚出门,后脚他家闲不住的老妈就不能看见他躺着。这个点,估计鸡都不起呢!

“别敲了!门开着呢!”

为什么每次都要拍门?老妈是多不喜欢他的门,每次都照死里狠拍?沈远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思索着人生。

一嗓子出来,门外的人仿佛受惊一样终于停止了催魂的动作,沈远已经做好了被自家老妈揪耳朵的准备,门外的脚步声却渐行渐远。

这可稀奇了。

以往每天都是死命打鼓般的敲门——踹门——掀被子——揪耳朵的程式,今天怎么只停在第一阶段就偃旗息鼓了?

还在感叹自家老妈大概是没睡好力气不足才便宜了他的沈远直到下了楼,看到饭桌前端端正正坐着的某人后,才恍然大悟,感情今天是换人了。

“莲子都抽条了,你妈说让你赶紧挪走,放在厨房太潮了。”被火热的视线紧盯,周毅目不斜视地放下饭碗,拿包子的间隙不紧不慢地交代沈妈妈要他传达的话,当然,他把其间夹杂的大串诸如‘懒货’、‘没事找事’巴拉巴拉的废话。

可不是废话吗,明明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实嘛,说出来多伤感情?

周毅瞥了眼被仍在一边的拐杖,心里默默感叹果然傻子的康复力是无与伦比的,才几天功夫就能拄着拐杖健步如飞了!

“知道了,等会我会看着你好好干的。”沈远敷衍地点点头,迅速移动到桌前坐定。对面的家伙食量惊人,他可不想等会饿着肚子上山。

小黑这时也挣扎着从沈远领口中钻了出来,不满地哼唧着,沈远嫌弃地把它揪出来,往桌子上随手一放,自顾自地开吃。

小家伙从温暖的地方乍一出来,怕冷地哆嗦了一下,小短腿在打滑的桌面上扑腾了几下才勉强站稳,抬爪子就去扒沈远的饭碗,却遭到无情的漠视。

“嘿,悠着点!昨天你就吃撑了,今天得饿饿你了,晚上才准吃饭。”沈远不为所动地抬高手腕。他简直就跟抱回了只祖宗一样,整天挂在他身上不肯下地,脾气比他都大,瞧瞧另外两只小狼狗,一只比一只乖,让呆哪就呆哪,狗比狗气死人。

小黑不依不饶地努力抬高身子,试图去抱住沈远的手腕,奈何肥胖粗短的后腿不给力,一次次摔倒滚圈后累得它直喘粗气。

一只大手伸过来把四脚朝天的小家伙翻了个身,顺便丢下一个肉包子。

汪汪——

小黑扭头看清了手的主人后,条件反射地狂吼了几声,然后矜持地叼住香喷喷的包子扭扭身。

对着一个黑乎乎的屁股,周毅黑了脸。

人狗都是一个德行!

都说它昨天吃撑了,你还给?

沈远没好气地斜眼看向周毅,“这两天你跑哪去了?连个人影都没瞧见。”差点把这茬给忘了。

“放羊,架棚,送饭。”

“那我怎么没看见过你?”沈远狐疑地瞅着他,这小子不是糊弄他的吧?

因为我不想让你看见,周毅冷哼一声没理他。

吃完饭就更困了,自从高中毕业后,沈远基本上没在早晨六点之前起过床,没成想从节奏快速的城市回到家乡,自个日子过得却越来越艰难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