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1 / 2)

李婶虽然年岁在那摆着,但是手脚利索,在沈妈妈忙着给沈大嫂坐月子期间,基本把厨房的事情都给承包了,剁馅和面煎炸炒都是手到擒来,沈妈妈在旁边跟了几天后,基本上就不怎么管事了,只在下午和清晨出现在厨房帮着做饭外,一心都扑在了沈大嫂身上。

沈大庆喜得子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果园都不怎么顾得上,每日里除了早晨送饭去纺织厂之外,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了陪孩子上,哪怕被沈妈妈嫌弃得不要不要的,还是厚着脸皮赖在房间里。沈老爹也是稀罕孩子舍不得离开,但是孩子还小一直都放在沈大嫂房间里,他只能抽空去瞄一眼,还不能久待,对可以每天陪着孩子的沈大庆那是一点好脸都没有,羡慕嫉妒的很。

沈家这边白天热热闹闹,晚上孩子哭哭闹闹,过得是鸡飞狗跳。沈二浩那边,终于也开业了。

在沈大嫂出院前一天,沈二浩就急急忙忙开始了营业,沈家这边都忙着孩子的事情也没顾上他,只有沈远拄着拐杖过去瞧了瞧。

之前只在门外看过,这次一来,银色铁门已经换上了透明的玻璃门,看着整洁又亮堂。桌椅都是新换上的,店门不大,房间成条状,往里还有一间,没有隔开,在靠门的地方单独摆放了个长条柜子,透明的玻璃柜里头格局分明,还用白条表明了价钱,倒是一目了然。

沈二浩开业的时间掐得不太好,正赶上沈家最忙的时节,但是房租都给了,一天不营业都是浪费钱的节奏,现在只能跟着纺织厂那边一个待遇,纺织厂那边做什么他这边就卖什么。二中这边早晨小吃摊可不少,沈妈妈的手艺不错,又有少见的野菜饼子,肉包子里的馅料都是最新鲜的,皮薄肉多,生意还算不错。

跟他们这些大忙人比起来,沈远都能算得上是清闲了。

秋播的时节很快就过去了,羊头山上能赶得及播种插秧的都弄上了,该做好防寒准备的也在进行中,剩下的一些零碎细活,有张老爹和张峰看着,还有个名为周毅的免费劳动力跑前跑后,基本上也轮不到沈远这个行动不便的二等残废。

沈妈妈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小娃娃和沈大嫂,也就顾不上折腾他了,沈远彻底摆脱了天不亮就得起床的痛苦日子,每天都睡到太阳高高挂起才晕头转向地起身,摸到厨房吃点沈妈妈留下的饭菜,再去看看基本上天天呼呼大睡的小娃娃,剩下的时间要么撩拨撩拨周毅吵吵架,要么就去羊头山上监监工,日子别提多悠闲了。

然而悠闲的时日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一个月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沈大嫂要出月子了,沈远也要去医院拆石膏了。

“明天再去也一样嘛,急什么?”沈远坐在沙发上,不急不缓地啃着粘糕。

这些日子里,因为沈大嫂坐月子的缘故,家里来来回回做的饭菜就是那么几样,全是紧着沈大嫂的身体营养为主,什么辣的咸的都很少吃到,就是他自己愿意做给自己吃都不行,沈妈妈说是怕影响到沈大嫂的食欲……他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也只有这种甜甜腻腻的才能勉强调节一下味蕾了。

这种淡如水的日子终于在今天到了尽头,沈妈妈现在正在厨房做饭,久违的辣椒爆香味道隐隐约约地传过来,沈远肯在这时候离开才怪呢。

“医生说让今天拆,当然就得今天去,你拖着这么大块石膏,累不累?”沈老爹抽抽鼻子,严肃地看着他。

“就是,赶紧拆了,哥还想跟你和老二去喝一杯呢。”沈大庆也跟着帮腔。

沈远撇着嘴,不乐意地看着他们,“喝一杯也是晚上的事了,现在急什么?等吃完饭再说呗。”

正是吃饭的时间,早不催晚不催非要他现在去,几个意思?

“那就吃完饭再去吧。”

沈远诧异地扭头,看着周毅波澜不惊的侧脸一阵无语,这家伙吃错药了?最想让他拆石膏的,必然是周毅没错了,现在倒是和他站在一边,真是够奇怪的了。

周毅到底也算是个客人,还是伺候沈远的主力军,他一开口,沈老爹和沈大庆都没什么可说的了,恰到此时,沈妈妈和沈大嫂端着饭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几个大男人赶紧起身都往厨房挤,做饭什么的轮不着他们,端碗端菜就是他们的分内事了。

沈远现在也不用拐杖了,一瘸一拐地拖着腿往饭桌走去。

沈妈妈这些日子压根就不让沈大嫂出房门,更别说做饭什么的了,这一顿是久违了的沈大嫂掌勺,沈大庆还凑热闹地拿出了瓶白酒来,沈妈妈一向不喜欢他们爷几个在白天喝酒,这时候看在沈大嫂和孩子的份上,倒也没有为难他们。

知道这些日子因为自己的原因,大家都没吃好,沈大嫂这餐特别慷慨,大把的辣椒酱料可着劲地放。

爆炒羊排,虎皮辣椒,麻辣鱼头,就连凉拌菜里都放了不少青椒,看着就呛人,沈家人却偏爱这一口,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拿起了筷子。

还没吃上几口呢,沈二浩又不请自来了,同来的还有张丽云。

两夫妇进门看到沈大嫂自是一番唠嗑,沈妈妈探着头往门外看,愣是没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两个小毛头,忍不住问道:“妞妞和壮壮呢?”

“他们下午还得去幼儿园上课呢,我和二浩把他们放到姥姥家去了。”张丽云这时才注意到沈妈妈还站在门口,赶紧上前去解释,顺便把人拉回饭桌前坐下,“妈,你这些日子也够累的了,我和二浩怕他们再闹您,等您歇歇,过些日子再让他们来看您。”

沈妈妈本来听到孩子去了姥姥家还有些不舍,又听到张丽云这番话,心里也舒坦不少,拍着二儿媳妇的手,笑道:“累什么啊?给你和秀姐儿坐月子,没有累的那一说,你们才真的是辛苦了,我们老沈家可都指着你们添丁呢。”

张丽云笑着去看沈大嫂,“大嫂这些日子养的挺好啊,看着皮肤都细嫩不少呢,孩子现在晚上还闹吗?”

她和二浩中间来过几次,因为店里刚开始营业忙得很,也没有多呆,孩子也是看过的,看着有些偏瘦,听沈妈妈说晚上总是睡不好,爱哭。

沈大嫂伸手指指楼上,笑道:“晚上还是闹得厉害,这不,现在还在楼上补觉呢。”

“孩子一个人在楼上?”张丽云有些担心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