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 / 2)

不过,蜂蜜确实也是不可缺的。

白糖或者焦糖的味道都太腻,桃汁本身就是清甜,两者混合在一起,初初不觉得,但若是一次性吃的多了些,只怕很快舌头就要先抗议了。

现在羊头山上的花中只有生命力最旺盛的月季已经有了花骨朵,海棠枝叶顶端也有了花苞,虽然沈远有些着急,但是他心里也清楚,要不是因着空间中井水的缘故,只怕会更慢些,但精心培养的花骨朵和羊头山上已经开始凋落的各种野生花相加起来,也很难让这些勤劳的小蜜蜂在短时间内给他变出一罐蜂蜜来。

这倒不是也没法子,他空间里什么都不多,桃花最多。

只是操作起来有些许的麻烦,要如何躲过别人视线是最大的问题,而且若是要长久把糕点的生意做下去,他这边就少不得要把桃花的来源弄明白给别人看。

当天下午沈远就开着那辆被当成甜头一起买下的电动三轮车出门了,他也没有走远,从杨家村出来直通环城路的唯一的路出来后,往左走大概十多分钟的车程就是一大片白桦林,郁郁葱葱,是夏天纳凉的好去处,沈远开着车直奔那里而去。

白桦林已经好多年了,沈远上大学之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荒地,被人包下后便种植了这些白桦树,几年的时间过去,如今已经成了气候,沈远若是夏天回家来,少不得要钻到里头找块空地贪贪凉。

白桦林东北角有一条狭窄的小道,四轮车是开不进去的,三轮车倒是勉强可以通行,沈远进去后,熟门熟路地拐了几道弯,就一头扎进了中心,在那里有一个石桌,旁边一个小凉亭,这都是白桦林还没种下前就有了的,这里的主人家没有拆掉,就这么搁置着了。

这里平常很少有人会来,沈远把车子停在石桌前,左右瞧了瞧,白桦林树叶哗啦啦地作响,风比外头还要凉一些,从树缝中往外还是一道道的树干。

沈远放心地闭眼专注于空间之中,空间是个麻烦精,只要这些桃花一结果子就别想动它,但好在无视季节的桃花树如今正在休眠期,只有朵朵桃花异常璀璨地绽放在枝叶间。

比起那些地面上嚣张不能碰的杂草来,桃树算是好脾气的了,沈远千挑万选找了株看起来像是新生的最细最矮的桃树,根是动不得的,沈远直接选择拦腰把它移了出来。

即便是最小的一株桃树依旧把小小的三轮车给填满了,沈远想了想,又移了些桃子桃花出来塞到桃树下头,小小的三轮车被塞得是一点缝隙都没有了才满意地转身走人。

回去的时候正是傍晚,农村里头开饭时间都早,现在正是家家户户做饭的时候,一路上也没碰上什么人,沈远直接把车开到了羊头山脚下。

今个中午张老爹就来请了假,说是二舅爷那边要做大寿,沈远干脆给他们爷俩都放了两天假,正好也给自己个准备的时间。只是,现在干活的事情就都落到了他身上。

他辛辛苦苦躲避众人把桃树移出来,自然是不能贪懒再塞回去,只能苦着脸粗暴地把桃树拽出来扛到肩上一步步往上爬,心里暗暗想着,之后一定要在石阶旁边开一条斜坡出来,不然这样一趟趟上下也真是要了人命了。

桃树是被他拦腰截断没有根系的,怕被别人看出端倪,沈远还小心地在尾端断口处包上了一层黑色塑胶袋,半路又抽出腰带从中间把树枝拢了拢束在一起,费力地一步一个台阶往上走。

吭哧吭哧地把桃树弄上去后,还要挖坑栽种,趁着没人,沈远还从空间里多移了一株出来,虽说沈远总觉着空间里的桃树生命力太过妖异哪怕被拦腰掐断都不会死,但还是以防万一地在树种下去后多洒了些空间的井水。

然后又跑到东西两院的水井处,往里可着劲地灌空间井水。

他之前跟沈妈妈沈大嫂都说过桃花糕用了这里的井水,自然以后都要从这里搬运,还是提前做好准备的好,好在有何老头这个福将,一早在修葺房屋的时候就顺带把这两口古井整理了一番,现在里头都是干净的地下水,水本身就甘甜爽口,哪怕再灌上空间里味道有些差异的井水也不太能够分辨得出来。

等沈远折腾完这些吭哧吭哧地再往沈家赶,天早就漆黑一片了,半道甚至还飘起了小雨,回到家的时候,身上的长袖都快要湿透了,更别提一车的桃花了,本来新鲜采摘下来的桃花精神水灵的很,被雨水这么一打,都焉答答地聚拢在了一起。

趁着沈远上楼的功夫,沈大庆和沈老爹一起把车里剩下的桃子桃花都挪到了客厅的地上。

沈妈妈一看就皱起了眉头,不高兴地嘟囔道:“这些花都成什么样了,还怎么用?”

“就被雨水淋了一下,又没脏没烂的,冲一下就行了呗。”沈远换了身衣服刚下楼梯,就听到沈妈妈的话,不怎么在意地说道。照他看挺好的,被雨水这么一淋,他这些太过水灵的桃花也就没那么打眼了。

“这个时节我们就将就一下吧,就算没被淋,这些桃花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大棚出来的,太贵的咱们用着也是负担,这样就挺好了。”沈大嫂倒是没这么讲究,拿着从厨房翻找出来的几个大盆就开始挑拣。

沈大庆就在自家媳妇一旁搭手帮忙,沈远放心地挪到餐桌前坐下,幸好沈二浩那个贪嘴的不在,不然少不得要牺牲几颗桃子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老爹就打来了电话,惊奇地问沈远花房中多出的两株桃树是不是他栽上的,沈远自是爽快招认,吃过早饭后就蹿上了山。

和他想象中差不多,经过了一夜,这两株没了根系的桃花依旧还活着,就连上头被他各种粗暴对待甩来甩去的桃花都依旧坚强地歪斜着不肯掉下来。沈远满意地点点头,就知道这些桃花古怪的很,一时半会绝对死不了——而且就算它们死了,沈远只要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从空间再转移过来活的换上就行了,反正桃树他多的是。

“这个时候桃花怎么还开着?”张老爹围着桃树转圈圈,惊奇地东摸西摸。按理说现在桃树都结了果子,该进入休眠期了,桃花是怎么都开不出来才是啊,这可真是奇了。

沈远早就想好措辞了,张嘴就来,“这有什么奇怪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想让桃花什么时候开就是调调温度的事,咱们只管付钱就是了。”

“老多钱了吧?”现在科技是发达,他没怎么读过书,也知道现在播种收割都用不上人了,还是老幺懂得多,这么想着张老爹一肚子的疑惑都烟消云散了,只有些感叹地暗暗猜测着价钱,人家都说越稀罕的越贵,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沈远已经在四处打量着花房了,暗暗算计着还有多少空余给他再种上几颗桃树,闻言笑道:“还行,就跟咱们这个花房一样,他们培育这些其实也费不多少,种的多就赚的更多,单价也没多高。”

“可惜咱们这里不能跟人家比,我看电视上说他们那些大棚都能自己定温度,种着些花草什么的最好了。”

“那倒是……”沈远盯着在一处角落乱飞的蜜蜂,随口道,“等咱赚钱了,就也弄个跟他们一样的。”

“得多贵啊,咱们还是先将就着吧。”张老爹有些舍不得了,他这些日子包揽了羊头山上大大小小的活计,每一处的花费他可都是门清着呢,再加上他和自家儿子的工资,沈远花费多少他大概比沈妈妈都清楚。再想想沈远似乎到现在还没什么进账,他都有些担心了,这么只出不入的,哪怕沈远在城里的时候存下多少积蓄,都不够这么败坏的啊!

想到这,张老爹难掩担忧地劝道:“老幺啊,你也别嫌叔多嘴,咱这钱啊,还是省着点用的好,凡事还是要一步一步走的踏实些比较好。就像你种的这些花草一样,总得耐着性子等花期,等结果……”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