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1 / 2)

考虑到两人现在的生意伙伴关系,沈远难得好声好气地解释道:“周老板,你看现在的情况就是蜂蜜实在是不够用的了。”

“之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够用了?你家蜜蜂死了一窝?还是你偷吃了?”周毅可不打算买账。

羊奶成品还没上架,沈远压根就不愿和他多谈,随意糊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等厂家把纸袋和玻璃瓶送了来,沈远就亲自扎根了厨房,一大早起的比沈妈妈还早,一锅锅的羊奶热好用保温桶装上,和沈大庆一道去了县里。

还是以往的路线,先去纺织厂一趟,然后穿过捷径直奔二中,这个时间离上学时间还早,学校门口空空荡荡的,已经是深秋,天亮的也晚,晨风嗖嗖地刮着脸,沈远感觉自己手指尖都是冰凉冰凉的。

张丽云和沈二浩已经打开了店门,看到沈远他们过来赶紧出来迎接,帮着一起从车上卸饭桶,桃花糕一般都是头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做好放凉了的,沈远的羊奶新品也没做太多,两个小半人高的保温桶被他好好地抱在怀中。

沈二浩探着头往他怀里瞅,鼻子还一抽一抽的,“你抱的是啥?妈让你给我们带的?”

都不用沈远费神搭理,张丽云扭身就推开了他,拉着沈远就往店里走,找了张桌子让他坐下,小心地拧开保温桶的盖子,凑过去闻了闻,高兴道:“手脚挺快的啊,还以为得再等两天呢。车后头那些瓶子和袋子又是干嘛的?”

“学生在这里喝的话,就用瓶装,要带走的话,用纸袋就行了。”

“想的还挺周全的,”张丽云乐了,“两个桶呢,怎么还贴着纸?”

“红纸的那个是加了蜂蜜的,另一个没加,怕嫂子忙忘了,我就直接写上了。”

“还是你心细,你看你二哥,我昨天让他……”

两人正说着,就有提前到校的学生走了进来,沈大庆和沈二浩正儿八经地站在了放置饭桶和蒸笼的柜台后,张丽云赶紧抱着保温桶过去了。

柜台就那么大地方,一张桌子放着三个饭桶,一张桌子放着两摞蒸笼,和一个陈列糕点的玻璃柜把三人牢牢围起来,在三人身后还有一个小桌子放置着碗和微波炉等一些杂物,压根就没沈远下脚的空间,沈远就乖乖地坐在靠着柜台的矮桌边。

来的是两个扎着马尾的女生,背着包凑在柜台前叽叽喳喳地和张丽云说话,大概都是老熟人了,张丽云没说几句就打开了保温桶,女生们一人捧着一瓶羊奶拎着沈二浩递过去的包子就走了。

沈远在那里坐着看了没一会,两桶羊奶就卖了个底朝天,晚来的学生闻到窄小的店中独特的香气,还追着沈二浩一直问。

羊奶一经推出就爆了个满堂红。

接着就是张丽云开始打电话催了,每天都抱怨着送过去的羊奶不够分的,沈远也是头疼的很,原本的两桶早在第二天就增加到了三桶,一个星期后追加到了四桶,结果还是不够。

这可就稀奇了点,毕竟每天早晨一起送过去的饭量也是没减的,照样卖的红火,这些学生能吃这么多?这么一问才知晓,原来学生之间关于吃食消息传递真是快速到让人咋舌,没几天的功夫,沈二浩店里羊奶的消息就传了出去,隔壁的实验小学都知道这事了。

小孩子肠胃本就弱些,早晨更是要精心对待,不是费尽心思的各种粥饭就是牛奶,但是空腹喝牛奶毕竟伤胃,自打羊奶的消息传过去后,就有小学生抱着尝鲜的心思来买过,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味道清甜爽口,喝完还腹部暖暖的羊奶一下就在试验小学火速出名了,沈远特意独家定制的印上羊头的纸袋都在实验小学成了一道鲜亮的风景,学生家长每天都要绕道过来买上一两瓶回去,结果弄的原本店中的老熟客来晚一些都买不到。

没几天就闹开了,你来买我就要去的比你更早!这些学生甚至都开始了抱团的行为,但凡有谁来的早了,就怀着一种莫名的集体荣誉感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换成纸袋打包带走,回到教室再分发。

但是谁又能真的抢得过家长呢……这些学生真是太天真了。

被小学生家长哄抢的战斗力所震慑,二中的学生都觉着被侵占了地盘一样,对跨界过来抢食的行为十分之不满,抢不过就开始集体抗议,张丽云也是烦恼的很,不可能让大早晨专程过来买羊奶的学生家长空手而回,也不能无视这些学生的话,最后只能天天打电话催沈远了,一遍遍地让他多送些,再多送些。

问题是怎么多都不够他们买的。

沈远头都大了,电话一响就直犯恶心,但又不能不接。羊奶这事从生产到出售,沈远一把抓,商量着要给沈二浩分成都被打回了,赚的钱都是他的,销售都是张丽云他们张罗的,费心费力还惹了学生不快,他也不能让二浩子一家担着啊。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