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1 / 2)

沈远二话不说给周毅挑了个离他最远的转角处的房间,周毅倒也没什么意见,干脆地就住了下来,每天除了早午晚的吃饭时间之外,基本上也不在沈远身边出现过,除了爱叨叨的毛病之外,倒也不失是个作风良好的同居人。

眨眼之间小奶娃就到了百日,沈远他们村子的孩子都是在这时期才起名字,这个严肃庄严的任务被沈大嫂郑重地交到了沈大庆的手中。沈大壮——这个极具沈大庆风格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了下来。沈大嫂果断反悔,樊元——这个极具文学气息的名字就这么诞生了,大壮沦为小名。

杨家村的习俗,百日宴是一生的开端,自是要越热闹越好。

樊元的百日宴也被郑重对待,沈家大开宴席,街坊邻居都被请了来,沈妈妈和沈大嫂掌勺,菜单由沈家人齐上阵商量了一整晚才定下,张丽云也特意一大早就从县城赶了来帮手,二浩子和家里的男丁都被赶出厨房禁地,瓜果和烟酒这种只需要苦力的活是他们专属,除了沈远以外。

沈远做甜品的手艺是被沈妈妈亲自认定的,这次的饭后甜品自然也是由他负责,沈妈妈还特意在厨房给他单独劈出一小块地方,任由他自己折腾去。沈远这次可是豁出老本,好不容易从眼尖得比针还尖的周毅手下偷藏的两罐蜂蜜都拿了出来,就为今天呢。

宴席是在中午开始,院门早早打开来,桌椅都摆在院中,一直延伸到大门之外,整整三十桌,不到十二点就坐满了人。半大的孩子你追我赶地在院中嬉闹着,大人们都吃着菜磕着瓜子闲聊,这是村里最常见的场景,但凡谁家要摆桌,无异于是一场难得的聚会,大家也可以凑这时候联络联络感情,哪怕是平日里有些闹矛盾的村民,在这时候也会好似亲兄弟一般把酒言欢。

沈家这次全家齐上阵,沈妈妈的绝活炒羊奶就成了主菜,沈远在羊头山上自己养了羊,自然是不缺羊奶的,各类时令青菜更是全乎。沈远为了这些邻里的孩子们,还特意准备了许多小碟子,一样样的甜点不停顿地上。

“别说,老幺这奶茶喝着就是香!”张山镇作为村长,这种场合一般都是必到场的,还老不修地跟偷偷顺了一杯沈远准备给孩子的奶茶。

沈家奶茶是沈大嫂甜品店的招牌,短短几日时间就成了二中学生最喜欢的饮品,名声一路传遍了县城,周毅这个耳朵比小黑的家伙更是警觉,强买了沈远的蜂蜜羊奶后,很快在自家新开张的ktv也供上了。

奶茶的价格自然是比沈二浩早餐店的羊奶卖的贵一些,每天只供应一百杯,慕名而来的人总是常常买不到。

县城和杨家村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但凡有点风吹草动的,杨家村自然是很快能得到消息。沈家又是开早餐店又是开甜品店的事情,在杨家村早就家喻户晓的了,一些贪嘴的孩子总会在碰到沈妈妈或者沈大嫂出门的时候得到一些糕点或者奶茶。

张山镇对这事自然也是知晓的,可惜他不是孩子,哪怕去沈家串门也只能尝尝糕点,可没人给他奶茶喝,今天难得喝到正宗的奶茶,虽然他不好甜食也是高兴的,对着沈远更是夸个不停,“我就说嘛,咱们老幺有主意着呢,干什么都能成。沈家嫂子,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沈妈妈忙完了厨房,刚坐下歇歇,听到隔壁桌张山镇的话,忍不住笑道:“快别夸他,这小子可夸不得,别气死我就算好的了。”

“这话说的,老幺什么时候气过你?我家两小子要是有一个能跟他似的能干,我做梦都得笑醒了。”张山镇最不能理解这些女人总是在外人夸自家孩子时的故作谦虚了,明明都是实话,谦虚什么啊,他家儿子要是也这么本事,他恨不得在身上挂着大喇叭,走哪喊到哪。

沈远这时候还在跟隔壁老王家的俩熊孩子闹着呢,闻言回头附和道:“那是,还是我张叔说话最厚道了。”

“行了行了,你最本事了。”被夸的心花怒放,沈妈妈这时候也不跟沈远置气了,笑骂道,“都多大人了,还跟孩子玩呢,快坐下吃饭。”

“唉?这不是小周吗?今天这么得闲,也过来了?”沈远这一坐,张山镇才看到他身边的周毅,笑着打招呼道,“我听我妹子家的孩子说,你店里也卖着这种奶茶?”

这就是说的是ktv了,周毅嘴里塞得满满的,闻言赶紧咽下去些,指指沈远道:“我跟他合伙呢。”

“合伙好啊,”说话的是杨明叔,他和张山镇坐在一张桌上,“你们熟,知根知底的合作才放心。”

“呵呵。”沈远干笑两声,没接话。好什么啊,跟甩不掉的膏药一样,就算是□□上的数目涨了一大截,都不能让他舒坦。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