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1 / 2)

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周毅都没能再见到沈远。虽然两人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物理距离直线不超过二十米,但若是真心想躲,哪怕躺在同一张床上都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沈远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

周毅开头都没太在意,后来在被一道木门牢牢堵在外头几次之后,就知道自己的不受欢迎了。老旧的镂空木门之后尴尬的沉默,似乎一路蔓延到了屋外清冽的空气中,让他头脑终于从这一段时间的混乱中稍作清醒过来。

沈远不是同性恋——这件事几乎是场沈家联手上演的一场笑话,而沈远毫无反驳立场与意图。毕竟是相识了十多年的人,虽然见面就拌嘴、没三五句就上手,但真要论起来,身为两人共同好友的李亚军都不能轻易插嘴的坚固关系,并非如外人所见那么流于表面。

他对沈远的了解或许比沈二浩他们都多一些——那个小王八蛋绝对是懒得摘清自己才稀里糊涂认了栽。

谣言的力量是巨大的,尤其在他们这种小地方,仔细盘问一下,哪怕是街上从未蒙面的人大约都跟自己有着十弯九折的莫名牵连,谁知道对面这个面目可憎的人是不是你三姑妈同学的阿姨的侄子?随意吵架结怨在他们这里是不成立的,彼此都愿意多给别人留下一些余地,也给自己多留些退路。

在这种地方想散播个小消息简直不要太快,尤其是沈远这种堪称核弹级别的事件。虽然还没到走在街上就能听到议论纷纷,但他很确定已经传遍了杨家村、杨家村的隔壁村、甚至整个县城。

消息的传递必然是以隐蔽的方式,传统的风气压制了对这件事的公开讨论,但是小地方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又阻断了对这事的追究。比起外头大城市对同性恋的背地里嘲笑审判,他们这个风气保守的小县城反而对这事并没有太多恶意,更多的是好奇与疑惑。

鉴于他与沈远之间长久保持的背地里互掐、明面上好友的固定关系模式,他的家人也隐晦地在饭桌上提起过这事,当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唔,他当初也被沈二浩的言之凿凿给忽悠了,然后就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理所当然地替沈远认下了。在传播流言这件事上,他也算是出了一份力,尽到了自己的义务。

然后在见了沈远几次之后,他又不相信沈二浩和李亚军了。

毕竟两人多年来火花四溅拳脚相向什么的都是不需要言语沟通的,单凭对方一个挑眉一个似是而非的眼神就足够充分理解含义了。在他毫不避讳地在沈远面前提起这事后,他就凭借着沈远的反应很快得知了事实的真相——最起码比沈二浩更接近真相。

这件事没有花费他太久时间就基本确定了,但仍然乐意拿这事去捉弄嘲笑沈远,直到前段时间在街上碰见了某个熟人——曾经的小班花。

时间总是对某些人格外宽容,那个当年在班上凭借着可爱讨喜的笑容而赢得了班花荣誉的小矮子,十多年之后,依旧长相可人笑容甜美,时间只给了她更多的某些女人特质,让她更加亮眼。

他在县城的街上捉到沈远据理力争为自己饭店得到的不公平待遇而抗议时,这个亮眼的小矮子从隔壁货车后探出了脑袋——如果不是穿了高跟鞋,小矮子绝对连头发稍都露不出来!——惊喜地呼唤了他们俩的名字,接着就是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彼此介绍近况。

沈远热情洋溢的套近乎让周毅只觉得恶心无比,所以在彼此留下联系方式,目送小矮子再次消失在货车屁股后,周毅毫无禁忌地抱怨了自己胃部的不适,沈远也坦言了自己对此的鄙夷。

两人之间过于熟悉的对白,恍惚间似乎让周毅再次回到了初中那个幼稚的年代。班上半大的毛头小子刚分辨出男女区别,在面对班上以往可以随意揪辫子的女孩子时,总是有些尴尬别扭的疏远,又荒唐地想显露些许自己的与众不同,谁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和沈远那时候正是对掐的初阶段,战况热火朝天也不影响他们天生的本能,那个吸引了班上所有男女目光的小矮子自然也在他们视线之中。为了那个小矮子,两人也爆发过几次格外激烈的肢体接触,说是情敌就太过了,至少他对矮子是很有成见的,这种成见一直伴随他整个发育期,但这个矮子做导火线还是很称职的。

谁知道矮子是不是对沈远格外另眼相看,反正总是在下课后凑到沈远课桌边装模作样的问问题,惹了不少人的不快,男女皆有。但是沈远拳头硬嘴巴狠,学习又拔尖深得老师宠爱,没人会过去触霉头,除了他。

沈远与小矮子的相处再次给了周毅看不顺眼的理由,打起来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这个被李亚军称为‘沈远初恋’再次出现,他和沈远却已经很久没动过手了。周毅在小矮子出现那一刻就开始手痒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幼稚死了,现在高中生都不屑打架了,他更不会。

为了摆脱这种被他无比嫌弃的状态,他大度地停下了毫无营养又重复了无数遍的互喷,决定放沈远离开。小王八蛋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线,反常地邀请他去吃饭——虽然原因是沈远转身之前接到了沈妈妈的电话,而他不合时宜地凑过去跟着喊了几句……反正沈妈妈听到了他的声音,沈远再不情愿也只能带着他回去吃好料。

沈妈妈和沈大嫂接到了要帮隔壁老奶奶做寿的邀请,都在隔壁家厨房忙得热火朝天,沈远和周毅匆匆赶过去拿了些留给他们的好菜,连口水都没喝到就又被碍手碍脚的理由赶了出来。沈家大门锁着,沈远把钥匙丢在了羊头山上,无处可去的两人提着食盒又掉头奔到了羊头山上。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