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0章(1 / 2)

“好,好啊,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不能见到她了,哈哈,能见着了,能了啊!”

“老婆子啊,你咋一回都不给我托梦呢?好狠心的老太婆!”

说到最后,老孙头老泪纵横,他抬起袖口背过身去擦拭着眼睛,不想让儿孙们看到他此刻的脆弱。

至于孙氏,那基本上就没什么顾忌了。

孙氏直接捂着脸就啜泣了起来。

口中更是:“娘啊,娘……”直叫唤。

杨若晴和大孙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都明白他们两个这是被这种事情炸裂到了。

之前虽然他们也都信奉神明,逢年过节祭奠祖宗,但是那是一种信仰。

信仰这东西吧,虽然有时候充满了力量,但是有时候又很虚无缥缈。

尤其当你不确定你所信奉的某个东西,或者某种规则,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时候这种信念就很虚无,信则有不信则无。

对去世亲人的思念也是同样如此。

渴望亲人并不是真的彻底消失,他们直是去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不是别人杜撰出来宽慰你的,而是真实的存在。

寄希望于自己将来也能去那里,然后在那个地方一家人再度重逢,还是父母子女,还是夫妻配偶,还是兄弟姐妹,还是你的孩子……

甚至,你这一生陆陆续续养过的宠物,也都在那个地方等着你,终有一天大家都会再次重逢……

对于老孙头和孙氏来说,以前一直就处于这种迷茫和摇摆的状态。

但是此刻,当听到杨若晴和大孙氏竟然做了同样的梦,经历了同样的事……

就算是巧合,都不可能如此雷同!

所以,这是不是证明真的有那样一个时空?

孙老太一直就在那里?

而化为一捧黄土的,只不过是孙老太褪掉的衰老的躯壳?真正的那个她,一直存在?

灶房那边,黄毛和小洁姑嫂俩不仅熬好了粥,还给大孙氏做了蛋花羹,还熬好了药。

可是,当她们姑嫂端着这些东西来到大孙氏门前,却刚被挡在门口进不去。

“哎呀,这是啥情况?里面在开啥秘密会议吗?”小洁端着碗在门口叫。

门突然开了,老孙头眼眶通红的站在门口。

小洁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手里端着的药碗啪嗒一声掉地上,药汁全没了。

“爷,是不是、是不是我娘又……”

小洁哽咽着,眼泪冲出眼眶,浑身颤抖,整个人冰在门口。

黄毛也是满脸震惊,不敢置信。

婆婆先前不是好了么?大夫都说她转危为安了,怎么去了灶房个把时辰,婆婆就,就没了?

要不是没了,爷怎么可能哭得眼睛红肿?

不怪黄毛和小洁这样想,因为就连堂屋里,听到这边摔碗动静的小洁爹和杨华忠等人赶过来,看到老孙头的样子,众人的心都再次沉了如湖底!

“这是个误会这个误会哈!”

老孙头身后的屋子里传来杨若晴急切的声音,下一瞬她的身影也从老孙头后面出来,站在门口。

看到地上泼洒的汤药,又看到面前失去了表情管理的众人,杨若晴有点憋笑。

这嘎公啊,哎……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