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二十九章 残忍之处(1 / 2)

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

哪怕面对夏家的各种威胁,她仍旧选择站在了母亲的这一方。

“你、你怎么敢说这种话,你......”

夏会长指着夏无夭,咬牙切齿地质问。

但夏无夭丝毫没有抗拒,直接看向自己的父亲。

“你从来没把我当做你的女儿,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有你这个父亲。”

叶凌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暖意,既然女儿如此勇敢,那她也不能让女儿孤军奋战。

于是,还没等夏会长发火,她直接冷声道:“夏会长还是对我的女儿客气些,毕竟你我之间还有一笔烂账没有算。”

林梦雅眼睛一亮,终于,进入了正题。

夏会长刚才也是被这些消息搞乱了自己的步骤,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今天这一场本应该是他大获全胜的局面。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顾虑。

既然叶凌芳能知道那么多陈年旧事,那会不会自己的秘密,也暴露了?

不过随后他就觉得不太可能。

因为他从这个计划一开始就一直在防备着对方察觉。

所以每一个步骤,他都安排了自己最可靠的人手去执行。

虽然赵姨娘那个贱女人,居然敢背着自己找奸夫是他没想过的,但是在他发现的第一时间,就一直在监视着这对奸夫淫妇。

就连他们换出去的那个野种在哪他都知道,这会估计早就已经成了野狗的嘴中餐了。

他想的是,正好用这个野种来完成自己的计划。

如果真的是他的儿子,那或许他心中还会有一丝不舍,现在嘛!呵,也不枉他这么长时间好吃好喝地供养着这个贱人了。于是,他挺直了胸膛,对着叶凌芳质问道:“我自认对你也已经是仁至义尽,你却宁可看着我断子绝孙也要痛下毒手,今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再留你了!叶氏,

你,你自请下堂吧!”

刚开始还要给人家休书,哦,现在就是让人家自请下堂了。

林梦雅只觉得,这个夏会长变得还挺快的呢!

叶姨听到这话,勾了勾唇,说道:“你先别急,还没轮到你呢!”

这话一说完,夏会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叶凌芳的视线扫向了周围,“刚才我提的二十年前那件事,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吧?虽然这两个老的已经没了脸皮,但他们的确是知情人。”

“这样吧!只要待会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诸位都只要保持沉默,那么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我就保证不会流传出去。”

“如果诸位还要参与我们家的事情,那我就不敢保证究竟会有多少人知道当年事情的经过了。”

这话,直接让两个老的从地上弹了起来。

“好!我们答应你!”

“只要你不出去乱说,怎么着我们都依你!”

没想到刚才还“打得火热”的两个族老,现在也算是口径一致了。

足以说明二十年前的那件事究竟有多要命,所以他们竟不敢放过一丝一毫的可能性。

林梦雅现在不得不佩服叶姨。

这分明是在以小博大。

先抛出几个重磅消息来显示出自己的能力,这样的话不管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叶姨知不知情,对方也会心有忌惮,毕竟她挖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这一招,林梦雅表示学会了。

叶姨满意地看了那两个族老一眼,然后转过身来,笑着对林梦雅招了招手。

本来看戏吃瓜正上劲的林梦雅,看到叶姨居然叫自己过去,她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叶姨。”

“嗯。听无夭说,你把鲁婆婆带过来了?”叶凌芳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眼色,而是拉住了林梦雅的手,温声询问。

林梦雅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来是想要帮您的忙,现在看来好像是我多此一举了。”

但叶凌芳却笑着道:“好孩子,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想到这一层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后无夭得好好的跟你学习学习,你们姐妹两个齐力同心,我也就放心了。”

叶凌芳的这话很重。

如果说最开始她想要把这个姑娘留在女儿的身边,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培养一个帮手。

那么现在,她就是把对方跟自己的女儿放在一个同等的位置,两个人也变成了合作者。

林梦雅敏锐地感觉到了叶姨口中自己身份的改变,但她并没有觉得过分欣喜。

只是有些担忧地看向了叶姨,不知道今日要如何收场。

不管怎么说今日跟叶姨跟夏家肯定是要闹翻了的。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