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隐与显(下)(1 / 2)

目前看到的这些记录,不一定完整——“外地球”这边的筛选未必能够全部覆盖,唐立,嗯,罗南认知上也不一定全面。

不过,大概梳理一遍下来,罗南感想颇多。其中最直接的就是:

“高能潮汐”大概率从来就没有什么自然规律,一切都是“内外地球”间接的联通和影响。

与之相对应,造成这一局面的“破烂神明披风”,并不是特别严密的样子,“破烂”这个前缀终究是有道理的。

“内地球”和“外地球”是如此紧密相关,以至于“渊区极域”“雾气迷宫”“深蓝世界”比较大规模的动荡都会即时反馈到“外面”来。只不过,一个是显性,该是什么规模就是什么规模;一个是隐性,仅就这两年的与罗南密切相关的事件来看,除了“第二次极域光”和“白日梦魇”这两个直接刺激了

“日轮绝狱”的大动作,导致“外面”出现“全域反应”,其他的震荡基本上都削弱了成千上万倍,只表现出局域性的偶发性的震荡。

这代表什么?

最关键的一点,对“日轮绝狱”这一“雾气迷宫”核心的重要性、敏感性,以及它对“内外地球”刺激的直接性,相关认知必须提档升级。

这很合理。就罗南现在所知的“披风下的三只猫”以及“外地球”,这四处似分似合的时空范围内,最具价值的,毫无疑问就是“日轮绝狱”。相比之下,“深蓝世界”这个疑似古

神的躯壳残蜕,在本质层面都还要逊色一点儿。

毕竟,后者没有……至少现在没有体现出“主宰”级别的根髓源质。在这个逻辑下,如果说那个“破烂神明披风”有必须要罩住的、不让诸天神明、六天神孽看到的东西,“日轮绝狱”毫无疑问是第一选择,“深蓝世界”还要排在下面

反过来,这也是最难遮蔽的一个。也许“深蓝世界”的份量和“日轮绝狱”相比是差一点,但那边有李维控制着,那位“龟仙人”对这种事情的谨慎程度远在罗南之上,所以今年六月底的伏击,就表现

得非常克制;后续罗南屡次挑衅,他也唾面自干。当然,由此也能看出,2090年他能够掀动“外地球”的高能潮汐,证明当时是真的没有留手,给梁庐这位前大君、大师范以最高“礼赞”,最终结果却是一击落空…

某种意义上的落空。

“日轮绝狱”却就在那里,在“雾气迷宫”深处,没有人控制它,一切反应都是受激自发。

只能依靠“破烂神明披风”了。罗南愈发明白,为什么当初他以“大通意”轰击“破烂神明披风”,他在“测验时空”的“旅程”突然就冻结了——梁庐设立的“天渊镜像系统”大概率是安装在“日轮绝

狱”附近的那艘破烂飞舰上,当那个关键区域受到刺激,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某种权限的激活;

二是相应权限的锁定。

罗南第一次“中继站”之旅,应该是前者导致,对应的是白日梦魇;以“大通意”轰击神明披风,则引发了后者。

嗯,从这里也能够看出一些“破烂神明披风”遮掩的逻辑:像“极域光”或“白日梦魇”这种信息洪流的扩散,虽然有暴露的可能性,但这种扩散相对而言是管不住、也可能是受鼓励的。罗南两次都从中得到了一定的好处,

前提是没有被撑爆。

除了“魔符”主导的“祭坛蛛网”沉淀缓冲,“乌沉锁链”也起到了很好的保护效果。

或许是因为这种“信息扩散”代表了天渊帝国“真传”体系的某种特质?代表了天渊知识信息的传承?可反过来,像是“大通意”轰击“破烂神明披风”这种有可能直接掀开“遮挡物”的做法,反应就会非常敏感、尖锐。对“破烂神明披风”颇为熟悉的武皇陛下的反应,

还有“天渊镜像系统”,也就是梁庐的反应,都证明了这一点。嗯,两个人的反应如此相似,是否证明他们在“破烂神明披风”的事情上,有一些默契?由此延伸开来,结合之前的一些考虑,是否可以进一步证明:在“切割”地

球,利用“往生之门”这些事情上,他们达成了一定的合作?

所以,武皇陛下与“往生之门(现存)”,也就是“真理之门”,及其相关的公正教团,关系就显得隐秘而密切。

所以,武皇陛下能够及时救回前往“往生之门(实验)”那边去的金不换,还顺手一击,撕裂了“外地球”这边的“野火”……

罗南还需要更直接的证据。

找武皇陛下验证,只是最后的考虑,抵达“外地球”之后,罗南已有更多的选择:

比如,寻找武皇陛下有可能残留在“外地球”的其他痕迹。

又比如,寻找“往生神器”。

在梁庐设计、标注的“动态时空地图”上,共有九个标识,其中八个都在“披风下的三只猫”范围内,只有“往生神器”,孤零零处在“幽暗”的另一侧。

但现在,如果“动态时空地图”真的是反映“内外地球”的逻辑,那么,它“幽暗”的一面,应该被点亮了——如果有机会将“渊照”机关转移出来的话。

那样,“往生神器”的位置,是否就不再是秘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