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8章 不留后患(1 / 2)

晚上八点整,生日宴准时开始。

总共放了两桌。

一桌是家人,一桌是嘉宾。

盛良醒官职不大,却代表冯滔,自然被安排在第一桌。

意外的是,厉元朗也在这桌就座,紧挨着妹妹叶卿柔。

但在这种场合,叶明仁并未现身。

厉元朗深知,王家并非势利之人。

肯定发出过邀请。

估计是被叶明仁婉拒了。

自从叶家衰落,叶明仁跌下权力神坛,他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行事越来越低调,低调得都被大家遗忘了。

一个是,他不想再当出头鸟,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经此一事,叶明仁有了记性,更理解残酷现实。

二一个,别人越过越好,官越当越大。

反观自己,高起点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

作为叶家的接班人,这种巨大反差,看了能不心堵,能不难受吗?

另外,难免会有各式各样的眼光刻意观察他。

放在镁光灯下的感觉,着实不舒服。

与其找不自在,索性干脆躲得远远,不受这份罪才是最好选择。

人要有自知之明,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开餐前,盛良醒当着众人的面,展示冯滔送来的贺礼。

是一幅他亲自书写的八个毛笔字。

老骥伏枥,志存高远。

字体气势磅礴,苍劲有力。

不在于字写得怎样,关键出自谁之手。

就目前看来,冯滔的大名,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了。

现场随即响起一阵掌声。

盛良醒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敬了王铭宏一杯酒,便借故离去。

他绝不会从头待到尾。

心意尽到,也让大家看见,冯滔和王家特殊关系就行了。

按说,冯滔刚上来,不应该急于暴露出来。

但是这样做,有这样做的理由。

首先,是对老领导、老同志的尊重。

其次,也有助于他开展工作。

毕竟王家树大根深。

曾经的叶、谷、金、王四家,只剩下王家一支。

有了王家支持,冯滔才能更加稳固。

最后一点,是厉元朗的分析和揣测。

冯滔年轻,还不到六十岁。

以他雷厉风行的性格,不屑于别人怎么看。

走好自己的路,拿出良心办事,比什么都强。

盛良醒的快速离席,也给大家留下一个非比寻常的印象。

那就是,他今晚参加生日宴,除了贺寿之外,单独面见厉元朗,也是任务之一。

外人自然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谈了什么。

人就这样,越不知道,就越好奇。

反正,不少人都对厉元朗刮目相看。

原本以为他成了边缘人物,从这一刻起,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观。

龚玉尚更是其中的代表。

宴席上,厉元朗举杯,敬了王铭宏一杯酒,还和王占宏同饮。

把酒言欢,热闹非凡。

王占宏也没坐到最后,中间的时候起身离席。

他现在身份高贵,公务缠身。

多待一会儿,就会影响接下来的安排。

王铭宏心情不错,破例喝了两小杯白酒。

红光满面,和在座诸位畅聊。

不过,宴席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前后一个小时左右便结束了。

当大家纷纷走出王宅的时候,厉元朗的专车才出胡同,前方龚玉尚的车子发出信号,示意厉元朗跟随。

两辆车来到一处肃静的茶楼。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