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各有所得(1 / 2)

什么是该花的,什么是不该花的,还不是他徐淮说了算。这时候徐淮站在一个缅怀先皇、悼念先人的道德制高点上,谁敢把他拉下来?

把他拉下来就是不忠,这笔银子不花出去就是不义!

“好了好了,诸位爱卿不要吵了。”

慕容君终于听不下去,发话了。

“该花的银子的确得花,但是尊敬先皇也不表现在花多少银子上。”慕容君饿了这几日,脑子总算饿明白了些,他虽然是天子,但是朝堂上的平衡一旦打破,他就会连夜宵都吃不上。

慕容君这么会不知道徐淮的如意算盘,但若此刻硬将他这个道德伟人驳回去,只怕自己接下来很快就会连晚饭也吃不上了。

慕容卿和他老丈人在朝堂上你一言我一语地打嘴仗,满朝文武无人敢上前去劝,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还是皇家的家务事。

“先皇的周年祭礼就交由上官雪去办,至于拨多少银子,此事也不难。银子不从国库出,那就只能从六宫的开支里节省,能节省出多少都是大家的孝心,徐卿,不会让你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的。”

什么什么?缩减六宫的开支?

慕容卿这真是一步狠棋,这几****真是没白饿。他每日吃不着东西的时候,最恨的就是让他吃不着东西的那个人,他让六宫节省开支省钱操办先皇的周年祭,那不是等于让徐淮站到了六宫的对立面上。后宫那些老娘们儿哪一个是好对付的?

今日朝堂上吵成这个样子,谁都知道这周年祭的银子是徐淮这个老妖闹出来的。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这口黑锅,他徐淮怎么可能背?

“圣上英明。”徐淮跪下道,“只是老朽年事已高,虽说有心筹钱为先皇举办周年祭礼,但近日倍感体虚,偶有力不从心之感。好在,六王爷年轻,方才他言语之间,将御厨的开支都能计算出来,何不将此事交由他去办理。一来王爷进出六宫比老夫方便,二来对后生晚辈也是个历练。”

徐淮卸下自己肩上的黑锅,立刻给慕容卿套上。

“你!”慕容卿棋输一着,他确实忘记了自己是徐淮女婿这层身份。徐淮此番话说得,好像是一个年迈的泰山在提携自己的贤婿,朝堂上无人能反驳。都说朝廷无人莫做官,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官员那是大多数,朝堂上有多少官员被自己的岳父提携过,又有多少提携过自己的女婿。此刻驳了徐淮,不就是打自己的脸么?

崔眉是有心站出来替慕容卿说一两句,但他舞刀弄枪还行,在这唇枪舌剑上真不擅长。况且他爹崔广胜在前头站着都一言不发,还轮不到他这个小字辈开口说话。

可是慕容卿之前拜托了自己,崔眉是是个极讲信义的人,此刻还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皇上,容臣下说上一句。”崔眉是上前一步道。

慕容君一愣,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崔眉是在朝堂上都开口说话了?慕容君一向信任崔眉是武艺高强和为人稳妥,但每日他上朝就像那乾清殿里的柱子一样,人立在那里,是从不发声的。

“爱卿请讲。”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