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炒作(4k)(1 / 2)

冰芯的光刻胶几乎消耗殆尽,这是从去年十一月就已经有的预期。

在过去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各方面针对这个事情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斡旋,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只能有限的保障冰芯成熟工艺和部分先进工艺的所需,而最先进的16nm始终无法采购。

一是日本厂商不能卖,内地就冰芯这一家具有16nm工艺的晶圆制造厂商,也明确受到BIS的限制,即便套了马甲也没法买。

二是日本厂商也不想卖,冰芯尝试了通过国外马甲采购,但全球具有16nm工艺的也就这么几家,JSR株式会社和东京应化并不想在这种关头下冒风险。

基于种种情况,预期中的冰芯最先进生产线还是停止运转了。

很难说什么心情,尽管冰芯从一开始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尽管这半年时间也反复验证局势并为员工打预防针,但它真正到来的时候,不少人还是呆呆的陪到了最后一刻。

冰芯这段时间的工作任务十分密集,连过年时候也没有放假,现在到了许多人的假期时间,心中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满是沉重。

Fab1-6是冰芯最先进也是全球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厂,它在2013年完工,在2014年成功抢滩搭载了FinFET的第一代16nm,并在次年完成升级改造,继续推出了第二代的16nm工艺。

冰芯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取得了梦幻般的成功,超越台记,超越英特尔,让世界都认识到了这样一家来自华夏内地的晶圆制造厂商。

从2003年年底立项,2004年开始建设,再至拿到世界第一的荣誉,冰芯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而当这份不容易的成功被摧毁,也就让参与者分外意难平。

所有的冰芯员工都是如此。

也因为这样,率队在中芯秘密研发10nm工艺的梁孟淞专程返回庐州,与Fab1-6备受冲击的员工们共同迎接这一刻。

生产线停滞,后续还安排了校准、研发测试、优化试验等还能做的事情,但这些只是边角料了。

梁孟淞这段时间没在庐州露面,今天站在厂区里注意到了大家渐渐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眼神,也看到一些人已经眼含热泪。

他还是决定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呢?

梁孟淞沉默一会,看了一圈同样沉默的同事们,缓缓说道:“现在很糟。”

生产线停产不只是很糟,更是严重事件,而冰芯面临的更是外部的严厉措施。

“但不会比刚开始的时候更糟了。”

如今的冰芯已经上市,拥有诸多制程工艺,拥有先进的研发和卓越的团队,拥有许多稳定的客户,也拥有内地全行业的支持。

而在2003年,没有人相信野路子的创始团队,在2005年,冰芯连130nm的风险试产都要在中芯的帮助下完成。

那时候的冰芯都走到了现在,更何况是现在的冰芯,怎么能无法面对未来?

冰芯联席CEO言简意赅,但厂区里的众人都能明白意思。

梁孟淞说了第三句话:“更何况,现在还有我。”

他说话没有慷慨激昂,也不擅长那个,就是平铺直述。

然而,在场的人仿佛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

梁孟淞本打算结束讲话,但想了想,还是决定补上第四句:“……还有方总。”

方总也是很厉害的。

意思表达到位,但这个断断续续的方式忽然让气氛松了下来,嗯,方总作为最专业的非专业半导体人,他当然很厉害!

梁孟淞走了几步,伸手和距离自己最近的员工击掌:“好好休息一阵,后面的工作也会很辛苦。”

随着他这样的动作,击掌仿佛成了仪式,员工们逐个走到梁孟淞的面前,完成休假前的最后交接。

等到仪式结束,旁边的助理忍不住问了句:“梁博士,生产线什么时候能重启?”

梁孟淞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走,回申城。”

他也不知道这边什么时候能重启,但事情已经结束,自己需要回去继续手上的工作了。

……

冰芯的16nm生产线停产是一个很严峻的信号,但因为易科控制着这段时间累积的手机产品出货,这并不会第一时间被市场所察觉。

只是,这也是早晚的事,除了光刻胶的物理性质,还有诸多媒体在盯着,更有“KILL YIKE”这样的网站持之以恒的曝光着易科系正面临的坏消息。

已经是预期内的事情了,已经是跌落低谷了。

现在市面上更感兴趣的是易科还能怎么做,如果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回应,易科的股价明显还会继续下跌,连震荡中的阴跌也无法保持。

易科系仍旧很强大,但不管易购还是易信又或者抖音,它们都是笼统归纳在一个体系之中发挥作用,各自仍旧是独立的公司。

易科的股价也好,业务也罢,都是需要看自己的表现,体系的增幅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到了美国媒体普遍宣称易科崩溃的六月,它仿佛打出了一张前沿概念的牌。

易科公司在做深度学习,聚集了一帮人做人工智能,这是外界早就知道的事情,方卓今年还在抖音上发布了办公室里机器人的表现。

但是,六月十号,《华夏证券报》忽然曝光出一则消息,易科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有了不小的进展,更是爆料它上个月在弈城围棋网注册了一个“太白”的帐号,连续与全世界的围棋高手下棋,取得了17连胜。

这17盘棋里,有华夏世界冠军古力、柯洁,也有韩国世界冠军朴廷桓、姜东润,还有日本第一人井山裕太,可谓含金量十足。

人工智能尝试在棋类运动中战胜人类,这是自诞生就一直在做的事情,像IBM在97年推出的“深蓝”,它是AI首次在正式比赛中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但围棋因为它的复杂性,向来被认为是AI难以攻破的领域。

所以,当《华夏证券报》抖落掉5月份在围棋圈掀起小小波澜的“太白”马甲,这个消息顿时击穿了小众圈子,又迅速在科技圈和商业圈蔓延。

易科这次很大方的确认了消息的真伪,承认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事情起因是方总好奇自家的研究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